請更新瀏覽器版本

歡迎瀏覽rolex.com。為確保最佳的瀏覽體驗,我們建議您使用最新版本瀏覽器。

掃描QR code以連接勞力士Wechat專頁。

一枚勞力士,一個故事

給勞力士的表揚信

除了代言人予以的無限信任之外,數十年來,勞力士收到來自眾多顧客的自發表揚信,表達他們如何欣賞腕錶的堅固可靠。這些表揚信都提及勞力士腕錶的傑出品質,持久耐用,通常都在極端情況下佩戴。勞力士在1957 年、1969年、1981年及1990年出版的文集中發表了大量的表揚信。

漢斯 ‧ 威爾斯在第一卷的引言中寫道:


「我準備向公眾展示這些信件,而我們亦為此對勞力士腕錶深感自豪。我覺得他們對品牌的腕錶實在是過譽了,我們也沒有如此自信。」

勞力士創辦人簽名 - 漢斯 ∙ 威爾斯多夫

1982年3月31日來信

從珠穆朗瑪峰到海底考古

我佩戴勞力士Submariner至今已17年,並曾佩戴它於世界各地攀山探險(包括珠穆朗瑪峰)、海底考古研究(包括在智利北部達19,300呎的全球海拔最高紀錄潛水)、橫跨沙漠、空中跳傘、叢林探險,以及無數的人類學考察。我相信不會有很多人能在這麼一段時間內讓勞力士腕錶遭受更嚴苛的考驗。即使如此,它依然運作如常。

約翰 ∙ 萊茵哈德博士(Johan Reinhard, Ph.D.),美國伊利諾斯州。

1986年5月10日來信

打碎冰塊尋回腕錶

我是狂熱的滑雪者,多年來一直佩戴勞力士。希望在此分享一段與品牌腕錶有關的不平凡經歷!

我於1985年1月在薩爾斯堡參加歐洲杯滑雪賽事。每次比賽,我的勞力士腕錶與滑雪板同樣重要。可惜比賽結束時,我發現腕錶不見了。

我立即通知旅遊局,請他們找到我的腕錶時立即通知我。就在兩個半月後我幾乎絕望之際,我收到一通電話,令人難以置信的是,有人在雪地中找到我的腕錶,而它已在冰雪中結冰了超過兩個月。

尋獲腕錶的人用錘子打碎冰塊,更驚人的是,勞力士腕錶依然如常運作,秒針和日期顯示依然操作無誤。看到貴公司的產品遭此劫難亦能安然無恙,實在感到非常欣慰!

姬絲達 · 金素花 (Christa Kinshofer),德國。

1989年5月8日來信

礁石上的寶藏

1988年11月,我在聖文森特灣划船時,丟失了與我伴隨12載的Lady-Datejust腕錶。我以為從此便要與心愛的腕錶訣別!當時的我瀕臨絕望,與勞力士澳洲分部聯絡過後,已做好心理準備,明白到唯有奇蹟發生才會出現一線曙光。

到三月時,我接到電話,得知腕錶已經尋回。原來腕錶被沖到礁石上,在七個星期之後失而復得,腕錶只是有一點點磨損,而且仍然如常運行!我歡喜若狂,並且不斷與身邊的人分享這個故事。

這是對勞力士顯赫名聲的又一見證。

M. 希格森(M. Higgerson),澳洲南。

1982年7月22日來信

勞力士腕錶在機動艇大獎賽相撞意外中安然脫險

於上賽季末,我在默茲河參加比利時大獎賽,結果遇上嚴重的機動艇相撞意外。

我在中段一直領先,後來一陣狂風把船艇颳起。當時船艇的時速高達200公里。

最終船艇被撞得支離破碎,而我送往醫院時,肋骨亦有十處折斷,肺部亦被刺破,幸好其後能康復過來。

在意外期間,我的左手一直佩戴勞力士Oyster Perpetual Submariner-Date腕錶,即使表面損壞但部件仍相當完整,並能準確顯示日期。

我一直非常欣賞勞力士腕錶,而此事件更充分印證這些非凡腕錶的可靠性能。

艾倫 ‧ 尼莫(Allan Nimmo),英國斯特靈郡。

1988年11月28日來信

烤至褐色卻仍能運作

數年前,我在四輪驅動貨車中處理機械工作,不慎將我的GMT-Master腕錶(和手腕)撞向扳手,而扳手亦因而鬆脫。幸而腕錶保護了我的手腕,令我僅輕微擦傷,不過水晶玻璃卻因撞擊而爆裂。

不久,我發現裂開的水晶玻璃內有水氣凝固。因為我曾身處下雨的環境。我感到非常難過,因水氣將非常影響高級腕錶的運作,而我卻無法打開錶殼清除水氣。

晚餐時,我以為將腕錶放於暖和的地方,或有助令水氣排出。於是我把腕錶置於餡餅烤盤上,然後放進開啟火種的焗爐預熱,隨後便往就寢。

第二天早上,我驚覺腕錶竟然在晚間烘烤了好一段時間!全因我忘了告訴太太,我在睡前把腕錶放進焗爐內。

我的太太因趕電腦計劃而熬夜。有時她在晚上餓著,便會於焗爐下方的烤架弄點吃的。她當時並沒有打開焗爐。

不用多說,高溫(我相信高達500°F)令水氣完全蒸發!水晶玻璃和錶殼外圈裂開,夜光錶盤烤至棕褐色。然而,腕錶仍然能運行!

在勞力士維修廠的製錶師對此意外事故感到非常驚訝,我亦因此在錶主和員工間聲名大噪(大概是這次情況有點兒滑稽吧)。我的GMT-Master腕錶經過徹底清潔、潤滑及調校後,並更換了水晶玻璃,最終重回我的手腕上,再次『正常』運作。我沒有更換錶面,而夜光標記亦從此褪成白色!

J.J. 亞當斯(J.J. Adams),美國海軍後備隊指揮官,加州。

1954年來信

向撒哈拉沙漠出發

我樂意告訴您我多麼滿意我的勞力士腕錶。它確實展現卓越性能,並『經得起歷練』。我們的旅程不時要面對惡劣天氣,幾乎要無時無刻對抗可怕的沙塵暴,有時更會持續好幾天,毫不間斷。

我攜帶了一枚普通腕錶以比較勞力士腕錶的性能,然而這枚腕錶五天後就壞掉了。

相反,我的勞力士腕錶始終精準計時,而我可以保證絕對沒有特別善待它。

我想補充的是,沙漠中各人均對於我擁有勞力士腕錶感到豔羨不已。

最吸引他們的不僅是它能自動上鏈,更是其完全防水的非凡性能,而我對於證實這一點感到樂此不疲。

H.-C. 高利(H.-C. Golay)

1954年來信

橫越大西洋

我想與您們分享我們佩戴勞力士Explorer腕錶,乘坐機動帆船『白羊座』(Aries)兩度橫越大西洋的經歷。於此旅程,我們成功刷新了乘坐小型動力船艇,兩度橫越大西洋的世界紀錄。我們完全仰賴腕錶的報時及導航功能。

腕錶於極端環境下仍可準確報時,其卓越性能毋庸置疑。

C. 哈考特-史密夫(C. Harcourt-Smith)

#EveryRolexTellsA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