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瀏覽器版本

歡迎瀏覽rolex.com。為確保最佳的瀏覽體驗,我們建議您使用最新版本瀏覽器。

掃描QR code以連接勞力士Wechat專頁。

保羅・格逸

一枚勞力士,一個故事

美國帆船運動員保羅・格逸(Paul Cayard)是最受推崇且最成功的職業船員之一。他曾七度贏得世界錦標賽冠軍殊榮,兩度參加奧運會,七度出賽美洲盃(America’s Cup)。過往四十年,格逸在海上航行數十萬哩,曾面對大自然的眾多險要境況。建立互助情誼對應付海上的艱鉅挑戰至為重要,而其勞力士腕錶便讓他想起那些難忘時刻。

Every Rolex Tells a Story — Paul Cayard

「我認為早年吸引我揚帆出海的原因,是當中的自主自由。我確實是這艘木船的船長,但是一般而言,沒有八歲小孩能夠成為船長!」

八歲時,父親在三藩市的車庫為我建造了第一艘小木船。家族中沒有人有出海的經驗,但我於七歲時經由同學介紹,開始認識帆船運動,父親也明白我對這項運動的熱愛。我認為早年吸引我揚帆出海的原因,是當中的自主自由。我確實是這艘木船的船長,但是一般而言,沒有八歲小孩能夠成為船長!自此,我對帆船運動的熱愛便從不間斷。

科學驅使人類單靠風力航遍全球,我認為這點非常令人驚嘆。如果我希望從三藩市前往泰國、也門或埃及亞歷山大港,即可以隨時起行。但是有時候,大自然可能危機四伏,你必須安排有序,準備面對大自然的怒火。

保羅・格逸的勞力士腕錶

準備充裕的情況大概佔90%,然而,不論你的經驗何等豐富,你總有機會遇上從未見過的風浪。這可能是大自然最引人入勝,同時又最險象環生的一面。有時候,你會身處地球最偏僻遙遠的角落,一旦情況有異,你只能依賴船上的其他九位船員,因此你必須將生命托付给他們。這種海上情誼就好像兄弟間的照應,深信大家能夠互相幫助。

「不論你的經驗何等豐富,你總有機會遇上從未見過的風浪。這可能是大自然最引人入勝,同時又最險象環生的一面。」

這枚腕錶由摩洛威尼斯號(Moro di Venezia)的船主魯爾・加迪尼(Raul Gardini)所贈。1988年,船隊在我成長的三藩市海灣勝出超級帆船世界錦標賽(Maxi World Championship)後,勞力士便頒授腕錶予優勝帆船的船主。然而,魯爾卻慷慨地購入了25枚漂亮的Submariner腕錶,鐫刻著「1988 Maxi World Champion, Il Moro di Venezia」(1988年超級帆船世界錦標賽,摩洛威尼斯號),並送給每一位船員。這是對優秀表現的莫大肯定,就我而言,此腕錶象徵著職業生涯中最重要的時期。我們及後勝出美洲盃的挑戰賽系列(Challenger Series),躋身美洲盃決賽,參與世界各地的賽事。整段經歷中,腕錶一直相伴在旁。

我佩戴Submariner腕錶,在切爾沃港的超級帆船世界錦標賽取得亞軍,也於1991年在日本贏得50呎組別的世界錦標賽。我曾在英國懷特島的考斯港、德國特拉弗明德、美國基韋斯特等地作賽。這枚腕錶於1997年與我一同環遊世界。

「這枚勞力士對我的意義重大,不只因為它見證的眾多賽事,更是因為將腕錶送贈予我的人。」

這枚勞力士對我的意義重大,不只因為它見證的眾多賽事,更是因為將腕錶送贈予我的人。魯爾・加迪尼不僅是帆船船主,他對我的事業影響深遠,對我的人生尤甚。他是我的導師、我的第二位父親。

女兒尤其鍾愛此腕錶,所以當她18歲時,我便讓她佩戴腕錶數年。腕錶陪伴她度過高中畢業,當我看到她佩戴著勞力士腕錶走上講台,便決定於子女21歲生日時,為他們送上勞力士腕錶。子女皆是熱衷的船員,我非常樂意教授他們相關知識。兒子獲得Yacht-Master,而女兒則獲贈Submariner,跟這枚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