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瀏覽器版本

歡迎瀏覽rolex.com。為確保最佳的瀏覽體驗,我們建議您使用最新版本瀏覽器。

掃描QR code以連接勞力士Wechat專頁。

馬克・韋伯

一枚勞力士,一個故事

賽車手馬克・韋伯(Mark Webber)生於澳洲,並於1995年移居至英國,追尋賽車夢想。2002年,他在導師、摯友兼賽道傳奇人物積奇・史釗活爵士(Sir Jackie Stewart)的指導下,首次參與一級方程式賽事。2009年,他勝出德國格蘭披治大賽,並在該錦標賽年度八度登上頒獎台,取得職業生涯的重大突破。這次勝利驅使他獲得首枚勞力士腕錶──GMT-Master II,象徵在賽車運動付出的無數努力與犧牲。2014年,他轉戰耐力賽,依然佩戴著那首枚勞力士腕錶。

勞力士與馬克・韋伯 - 一枚勞力士,一個故事
探索馬克・韋伯與勞力士的故事。這位澳洲賽車手兼九項一級方式程賽事冠軍,認為其GMT-Master II腕錶是成功的象徵。

「我希望通過賽車運動中最競爭激烈、緊湊、高強度且精準的範疇,在全球最佳的場地及賽道,與頂尖車手對賽,而一級方程式正好符合所有條件。我有幸能夠參與此級別的賽車。」

父親在澳洲新南威爾斯的鄉村小區任職電單車經銷商。我覺得自己從小深受薰陶,早已對汽車產生興趣。父親經常乘搭便車觀看比賽,包括傑克・布拉漢姆爵士(Sir Jack Brabham)及積奇・史釗活爵士在悉尼的賽事。賽車是我家族的悠久傳統,我非常高興父親能夠見證自己整個職業生涯的發展。

對我而言,駕駛賽車是車手與汽車的極限挑戰,講求耐力、勇氣以及一系列元素。我希望通過賽車運動中最競爭激烈、緊湊、高強度且精準的範疇,在全球最佳的場地及賽道,與頂尖車手對賽,而一級方程式正好符合所有條件。我有幸能夠參與此級別的賽車。然而,甚麼可以讓你繼續進步呢?那就是未知事物。你需要不斷練習,並對自己說:「我要進一步發掘自己的潛力,獲得身邊群眾更多的支持,致力爭取更佳賽績。」

2009年對我意義重大。賽季開始前並不順利,因為我遭遇了嚴重的登山單車事故。我的腳骨骨折,肩骨及肋骨亦裂了,因此無法妥善準備賽事。此經驗讓我明白忍耐與堅持的重要,最終贏得高水平的一級方程式賽事,可謂一大成就。在公平公正的環境中,不靠僥倖及運氣,成功擊敗全球精英車手,這種感覺非常特別。

「對我而言,駕駛賽車是車手與汽車的極限挑戰,講求耐力、勇氣以及一系列元素。」

取得那首場勝利後,我便選購了勞力士GMT-Master II腕錶。我一直希望為自己選購一件意義非凡的特別禮品,尤其是贏得比賽後,你更會想找到能夠象徵背後無數努力與犧牲的物品。我希望購買一件可以永久運作的物品,能夠伴隨我的一生,甚至傳承給下一代。我知道勞力士GMT-Master II腕錶可以滿足我的要求。

馬克・韋伯的勞力士腕錶

選購腕錶的意義特別,不單是因為我的賽車事業發展,更因為勞力士腕錶與我跟積奇・史釗活爵士的友誼息息相關。我初次遇見積奇・史釗活爵士時,我還在三級方程式級別。自此,我們之間的友情便日益加深。他向來都有如父親般看顧我,至今亦然。不論是駕駛艙或維修站圍牆內外,他均在過程中不斷指導我。經過二十年,我們依然是摯友。

「我希望購買一件可以永久運作的物品,能夠伴隨我的一生,甚至傳承給下一代。我知道勞力士GMT‑Master II腕錶可以滿足我的要求。」

當父親70歲生日時,我希望從兒子與父親的角度,為他送上一份別具意義的禮品。勞力士那時剛推出新款Daytona腕錶,而我亦想給他一枚傳承賽車歷史的獨特腕錶,因為他是我投身賽車生涯的原動力。腕錶是我們父子在賽車路上的寫照。我出身於澳洲的鄉村地區,我從未奢望擁有勞力士腕錶,因為在某程度上,你只能欣賞別人佩戴腕錶。因此,當你有機會努力工作,並為自己選購一件伴隨一生的物品時,那種感覺更加與眾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