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瀏覽器版本

歡迎瀏覽rolex.com。為確保最佳的瀏覽體驗,我們建議您使用最新版本瀏覽器。

掃描QR code以連接勞力士Wechat專頁。

唐・沃爾什

一枚勞力士,一個故事

1960年,美國海軍上尉唐・沃爾什(Don Walsh)與瑞士海洋學家雅克・皮卡德(Jacques Piccard)乘坐深海潛艇的里雅斯特號(Trieste),潛入太平洋馬里亞納海溝(Mariana Trench),抵達海洋的最深處。的里雅斯特號的外部固定一枚實驗型勞力士蠔式腕錶Deep Sea Special,現獲稱為「老佛爺」(The Old Lady)。這次旅程不僅打破深潛紀錄,更為深海探索奠定基礎里程碑。某程度而言,沃爾什的成就影響此後所有的勞力士腕錶。

勞力士與唐・沃爾什 - 一枚勞力士,一個故事
探索唐・沃爾什與勞力士的故事。這位海洋學家、探險家兼勞力士代言人,談及佩戴其勞力士Submariner腕錶的意義。

「經常有青年人問我:『如何才能成為一位探險家呢?』我便會回答:『其實非常簡單,你天生便已是一位探險家。』」

我喜歡青年聽眾,他們經常問我:「如何才能成為一位探險家呢?」我便會回答:「其實非常簡單,你天生便已是一位探險家。你不用攀上最高峰或潛入海洋最深處,你只需一顆對四周事物充滿好奇的心。」

從小以來,航海員一直是我夢寐以求的職業。1930年代末,我們居住的房屋可以眺望三藩市灣的景色。我能看到船艇駛離金門大橋,逐漸消失於地平線,因此我便心想:「究竟海洋以外有甚麼呢?要怎樣才能看到,甚至親身做到呢?」我認為自己非常幸運,因為我看過、做過,直到現在仍探索海洋各界。我曾到過北極,亦曾潛至海洋最深處,65年來海洋的未知事物始終讓我樂此不疲。

水底世界最令我嚮往之處,便是彷如探索新星球的體驗。下潛100米,水底頓時變得漆黑,就像一個全新的世界,當中的生物安居其中,而我則是一位外來者。

唐・沃爾什的勞力士腕錶

我得知技術發展容許潛入海洋最深處後不足一年,便正式出發下潛。當時我正在美國海軍潛艇效力,其間聽聞尋找志願者駕駛深海潛艇(bathyscaphe)的請求,所謂深海潛艇是指可以潛入海洋更深處的潛水器。我自願參加項目,展開足以影響我一生的航程,下潛11公里,成功打破深潛紀錄。

「水底世界最令我嚮往之處,便是彷如探索新星球的體驗。」

我們在船艙的生活環境狹窄。雅克・皮卡德身材高大,而我的身型不算龐大,正好使用餘下的空間。船艙溫度僅略佳於家居冰箱。那是1960年,大部份電子器材均會散發熱量。地方狹小,但我們卻非常忙碌,專注當前工作。此旅程標示着水底工作的嶄新時代。

潛水期間,潛艇上還有另一位乘客,那是一枚特製的勞力士腕錶,今天我們亦會稱它為「老佛爺」。當時,勞力士在日內瓦並未有測試深海防水功能的設施,因此我們便兼任為這款新腕錶的測試平台。

腕錶於九小時的潛水過程,一直抵受全深度水壓。重返水面時,我十分好奇腕錶的狀態,結果它始終運作如常。它和我們的同樣有傑出表現,任務非常順利。我很高興「老佛爺」的傳統能夠得以傳承,我們的研究成果亦藉着「老佛爺」,烙印在現今所有的勞力士腕錶之上。

為慶祝締造此潛水創舉半世紀,品牌贈予我這枚勞力士腕錶,他們更在腕錶底蓋鐫刻了「唐・沃爾什,深潛紀錄1960年至2010年,以誌祝賀。」我非常榮幸能擁有此腕錶,並時刻佩戴着它。

「我很高興『老佛爺』的傳統能夠得以傳承,我們的研究成果亦藉着『老佛爺』,烙印在現今所有的勞力士腕錶之上。」

腕錶提醒我自己的身份及所到之處,為我帶來一份成就感及自豪。當我望着腕錶,它便提醒我不可沈溺於過去。我們重視過往經驗及昔日成就之餘,仍須致力向前邁步。

探索他們的故事

#EveryRolexTellsA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