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瀏覽器版本

歡迎瀏覽rolex.com。為確保最佳的瀏覽體驗,我們建議您使用最新版本瀏覽器。

掃描QR code以連接勞力士Wechat專頁。

大衛・都必列

一枚勞力士,一個故事

大衛・都必列(David Doubilet)自1994年擔任勞力士代言人,不僅是海底攝影先鋒,更是世界著名的海底攝影師。1971年在《國家地理》雜誌(National Geographic)刊登首批作品後,他迅即獲得賞識,成為了該雜誌的首席攝影師。大衛・都必列透過鏡頭捕捉地球海域的各種美態。這些攝影傑作引領大眾發現海洋及水中生物的魅力,同時鼓勵環境保育。勞力士腕錶伴隨他度過逾50年的探險生涯,並見證都必列近27,000小時的非凡海底探索經歷。

Every Rolex Tells a Story - David Doubilet

「我會佩戴勞力士腕錶在北冰洋的寒冷海域,或在巴布亞新幾內亞的溫暖熱帶海洋中潛水游泳。我在該地需要準確報時,因此勞力士腕錶始終相伴在旁。」

對我而言,探險意即前往未知之地,發掘嶄新事物。我與妻子珍妮佛・海斯(Jennifer Hayes)會在旅程中拍攝照片,加深民眾對海洋的認識,而這正是探險精神。我們生活在充滿水源的行星上,換言之,水底便是相對的另一個世界,美麗而繁複。你在水底世界會感到失重,你可以隨心幻想,但想像之事總會成真。

剛開始潛水時,每次探潛之旅均收獲豐富。現在,我們致力記錄急速改變的海洋,在某時地的狀況。藉由照片,民眾了解海洋的美態,並明白海洋是地球的動力之源。

我對海洋的嚮往,始於八歲時在紐約阿第倫達克山脈參加夏令營的經歷。我戴上面罩,潛進一個細小的湖泊之中,人生便從此改變。我看到小魚游過透入水中的綠色光束,迄今仍記憶猶新。

我成長於紐約市,雖然此處並非海底攝影的熱門地點,但我卻夢想成為《國家地理》雜誌的攝影師。為《國家地理》拍攝是了解世界的最佳途徑,出版逾70個故事後,我已探索過水底世界的大部分區域,令我獲得無價的人生觀念。

「為《國家地理》拍攝是了解世界的最佳途徑,出版逾70個故事後,我已探索過水底世界的大部分區域,令我獲得無價的人生觀念。」

海底攝影最主要的工具是無限的好奇心,當然還有燈光。然後便是裝備,不單是潛水用具,更有勞力士腕錶。

大衛・都必列的勞力士腕錶

我於16歲時選購首枚勞力士腕錶,它伴隨我度過《國家地理》的工作生涯。我記得雅克・庫斯托(Jacques Cousteau)船長,以及我所景仰的《國家地理》風雲人物路易・馬登(Luis Marden)均佩戴勞力士腕錶。選購首枚勞力士腕錶的那時那處,可謂我生命的轉捩點。我其時在海洋研究所任職潛水員,並需要一枚腕錶。先前的腕錶經常滲水,就像水族箱一樣!該腕錶始終未能報時。而勞力士卻堪為潛水腕錶的典範,當時是1962年。我不能同時負擔腕錶及錶帶,便問:「我可否只選購腕錶?」他們回答:「當然!」他們出售了腕錶及橡膠錶帶給我。兩年後,我終於買下錶帶。自此,這枚勞力士腕錶便與我相伴56年。

「先前的腕錶經常滲水,就像水族箱一樣!該腕錶始終未能報時。而勞力士卻堪為潛水腕錶的典範,當時是1962年。」

我們生活在電池主導的世界,但在水中,我便依賴機械腕錶。電腦會失效,但勞力士腕錶卻不會,並一直準確報時。最近,我帶同電腦潛入水深150呎處,探索在菲律賓新發現的日本飛機殘骸。電腦操作失靈,而腕錶卻仍然正常運作。

我現在佩戴的勞力士腕錶為Deepsea,它與我的首枚勞力士腕錶同樣重要。此腕錶背後有許多歷史。我潛水時必定會佩戴勞力士腕錶。在水底環境中,時間非常珍貴,有時較光源尤甚,有時又如空氣般寶貴。時間是每天凝聚的分秒點滴。報時必須準確,你的生命將依仗腕錶提示。

「這枚勞力士腕錶與我相伴56年。」

此腕錶充滿難忘回憶,我和它見證過破壞與改變,亦目睹過希望。我認為佩戴機械技術傑出的勞力士腕錶,走進現實的嚴峻世界──海底盡處、最冷海域、聳山之巔──是勞力士一直以來的傳統與堅持。而我便會佩戴勞力士腕錶在北冰洋的寒冷海域,或在巴布亞新幾內亞的溫暖熱帶海洋中潛水游泳。我在該地需要準確報時,因此勞力士腕錶始終相伴在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