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瀏覽器版本

歡迎瀏覽rolex.com。為確保最佳的瀏覽體驗,我們建議您使用最新版本瀏覽器。

掃描QR code以連接勞力士Wechat專頁。

雅倫・曉拔

一枚勞力士,一個故事

1983年至今,比利時極地探險家雅倫・曉拔(Alain Hubert)曾參與多個非凡的登山及南北兩極探險活動。2002年,曉拔創立國際極地基金會(International Polar Foundation,IPF),支持極地科學家領導氣候變化研究。這位老練探險家仍然醉心於最愛的極地探險,而伴隨其左右的,便是團隊不可或缺的成員── Rolex Explorer II。

Every Rolex Tells a Story — Alain Hubert

「Explorer II是一枚簡潔的腕錶,我亦經常在探險活動攜帶簡單器材。」

現今,我們的生態系統正快速改變。我們卻不知道改變的模式或速度。我們比以往更需要新的探險家、冒險者、科學家,前往海洋與極地,嘗試了解我們於未來數十年能夠有何準備,應付這種改變。

科學家指現今變化以幾何倍數加劇,雖然我們並不知道未來會發生甚麼,但卻明白該如何一同改變世界,在地球上繼續生活。我認為這事對我們探險家甚為有趣,因為我們能夠接觸到地球脆弱的極地。回歸時,便會宣揚此觀念以及我們所了解的事物。作為探險家,我們有責任為年輕一代守護這些地方,他們畢生想像南北極及陌生的南極洲等人跡罕至之地。

「對我而言,探險是一種熱忱,也是一種不由自主、與大自然建立的關係。」

對我而言,探險是一種熱忱,也是一種不由自主、與大自然建立的關係。身為探險家,我常在大自然中面對自己。我不需與任何人較量,只需戰勝自己。

我於1998年選購現在這枚腕錶時,了解到勞力士與探險世界的聯繫。他們對環境保護的關切,吸引我與他們建立合作關係。他們亦關心探險道德,與我的理念不謀而合。

Explorer II是一枚簡潔的腕錶,我亦經常在探險活動攜帶簡單器材。此腕錶備有至為重要的功能,因為它的指針可以用作指南針。民眾不理解我們在冰面上,並沒有任何方位標記,因此當我轉方向行走時,必須時刻確認位置。然而,停下來,環顧四週,你會發現周圍盡是白茫茫一片。即使天氣欠佳,仍是一地白雪。此時,我卻始終相信能夠安全找到方向。

雅倫・曉拔的勞力士腕錶

取得此腕錶時,我對其永不損壞或停止運行的性能尤感興趣。腕錶不需電池,卻可以一直運作,不論我在何方,即使身處惡劣天氣中,仍然準確報時。這正是我在探險旅途上所需要的裝備。我不能依賴或會發生問題的裝置,因為我們的主要目標是確定方向。我絕不能迷失,否則,我將找不到出路。

「取得此腕錶時,我對其永不損壞或停止運行的性能尤感興趣。」

出乎意料地,這枚腕錶也可以日常佩戴,不僅提醒我探險旅程上的點滴,亦讓我想像各種新冒險。對我而言,佩戴腕錶不是炫耀,而是化為探險熱忱的一部分,推動我走到地球最極端之處。

作為探險家,我希望分享自己在極地所見之事,但我明白這不能單靠個人之力。這講求團隊合作,而我的Explorer II便是當中的一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