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力士專業技術
勞力士專業技術

卓越傳承

勞力士專業技術:製錶工藝

由始至終,匠心打造,精益求精。

勞力士不斷改良精湛工藝,世代矢志傳承,力求製造卓越腕錶。從傳統工藝到前沿技術,勞力士腕錶蘊含著豐富的工藝知識,值得細細品味。

創辦人漢斯・威爾斯多夫(Hans Wilsdorf)精心設計的Oyster Perpetual腕錶,在勞力士的精湛的製錶技藝下纖毫畢現,彰顯出力求卓越、不斷創新、精益求精的匠心精神。勞力士始終秉承同一個目標,即精益求精,不懈追求卓越品質。

勞力士融匯運用豐富多元的專業製錶工藝:錶匠、工程師、設計師及其他專業人士密切合作,確保腕錶研發與製造的各個階段一絲不苟。

從金屬的鑄造與成形,到切削、修飾、寶石鑲嵌,以及機芯、錶殼、錶面與錶帶的最終組裝,敬請深入了解勞力士至關重要的各項專業工藝。

漢斯・威爾斯多夫與Oyster Perpetual

原型腕錶製造

勞力士的腕錶原型師身負多項技能,負責初步為新設計的零件及腕錶塑形並添加功能。腕錶正式發佈的數年前,他們就秘密製成了原型錶款。製模師、生產規劃專員、工程師及鐘錶專家均悉心參與樣錶的製作及研發流程。

腕錶原型師深諳成品腕錶對精準度及飾面加工的要求,傾力呈現精細的設計與工藝理念,製作出功能完備的腕錶或組件。製作原型腕錶要求具備高超技能,因此製造師均掌握豐富多樣的技能,可媲美其他由數十人組成的製錶團隊。

許多腕錶原型師均嫺熟掌握團隊所需要的多項專業技藝,涉及多項不同工藝及製造領域,包括腕錶設計、錶殼與錶帶製作、陶瓷或機械機芯等。腕錶原型師在其漫長的職業生涯中,很多都會不斷精進個人技能。正因具備如此豐富的技能,他們才能靈活應對各種不同的零部件及製作方法。

機芯製造

在氛圍安靜的勞力士工坊中,身著白色制服的錶匠,端坐於配備電腦的工作台前,他們凝神靜氣,一心專注於眼前的工作。在這裡,勞力士的錶匠延續著歷史悠久的製錶工藝,遊刃有餘地利用先進的設備及流程,日復一日精工細作,努力突破製錶工藝的疆界。

勞力士錶匠全程參與腕錶設計與製造的整個流程。他們為腕錶注入生命力,確保腕錶能正常運轉,並負責其日常維修保養。他們工作於實驗室、生產線或售後服務工作室,與設計師、工程師及其他腕錶專家密切合作,為跨專業團隊提供助力。

自創立伊始,勞力士始終格外注重錶匠的專業工藝,將他們視為品牌使命的核心,確保為其提供優質培訓。因此,勞力士掌握了引以為豪的傑出製錶工藝。

金屬加工

勞力士採用多種金屬材質,其中包括蠔式鋼。這種特殊的鋼材質屬於合金類別,具有出色的抗腐蝕性,打磨後會泛出非凡優美的光澤。勞力士掌握了蠔式鋼腕錶組件的完整製造流程。

21世紀初,勞力士創立了品牌自家鑄造廠。勞力士獨出機杼,創建自家的先進鑄造廠,確保勞力士腕錶均以品質上乘的金合金製造。經驗豐富的鑄造工匠根據秘密配方精心鑄成18ct黃金、18ct白色黃金或18ct永恒玫瑰金,造就品質出眾且光澤動人的貴金屬。鑄造工匠以靈巧的雙手,不失毫釐地再現專利配方,為成品合金賦予出色品質。

高精陶瓷

勞力士精通陶瓷的應用,為其腕錶配備由此高科技材質製成的Cerachrom陶瓷外圈或字圈。品牌經過內部研究,創立勞力士獨有的製作工序,此專業技術的研發成功對於品牌具有里程碑的意義。

高科技陶瓷層面上,「技術型」陶瓷之基本定義是指在極高溫下以礦物粉末製成的材質。這種材質主要用於航空業及醫療業,需掌握多項專業工藝流程方能製成。

勞力士孜孜不斷地追求卓越品質,憑藉工匠的專業技藝,對陶瓷進行自主研究,從掌握陶瓷製作與生產工序開始,逐步研發出新穎獨特的顏色。

錶面製作

勞力士內部掌握了多種高水準物理學及化學工藝,同時發揮敏銳的判斷力,創造出繽紛多樣的色彩及紋理,巧妙點綴錶面。

精妙錶面的製造工藝需掌握多種領先的表面物理學及化學知識,巧妙運用色彩繽紛的漆料,同時發揮創意巧思。儘管如此,勞力士錶面的顏色最終還是靠裸眼評估。

調製錶面顏色時,勞力士融匯了古老工藝與21世紀前沿科技:從經典琺瑯上釉、上漆到電鍍,乃至先進的薄膜技術,利用等離子體炬或電子束為錶面鍍層。此類別出心裁的工藝賦予錶面繽紛色彩:黃銅錶面是多數腕錶的基礎部件,處理工藝越複雜,其飾面效果就越精美。

打磨拋光

拋光工序尤其能突顯勞力士腕錶的精湛工藝,令金屬表面泛出美妙動人的光澤。自動拋光技術雖已問世,但仍主要依靠手工打磨,技術高超的工匠以靈巧雙手精準打磨腕錶,姿態嫺熟,循序漸進。勞力士熱衷於細膩的工藝,因此即使是部分錶殼內部等隱而不見的表面部位,亦會傾注同樣的工藝細心打磨。

拋光工匠(現稱termineur,即飾面工匠)需投入數年時間,方能達到純熟而可靠的工藝水平。三年學徒期間,他們必須悉心研習這門手藝,鑽研勞力士採用的打磨原理、工具、材質、技術及流程,並掌握實踐操作能力。及後還需在崗位上繼續磨練約五年,掌握拋光工藝的各方面,培養扎實的功底,以便能夠自信從容、迅速而均勻地打磨各類產品。

每件部件、每種形狀及表面都需要採用獨特的拋光方式。每種金屬的屬性各異,每次打磨都需要以同樣靈巧的手法實施不同的打磨工藝。每款腕錶及其部件的拋光方法及標準在生產規格中均有說明。

摩擦學

機械腕錶配備大量活動部件,契合新興前沿的摩擦學理念。摩擦學主要研究摩擦、磨損與潤滑,以及活動表面之間的相互作用。現代精密腕錶的運轉離不開摩擦學家的專業知識,助力零部件以理想的狀態旋轉、滑動或抓握。

摩擦學是一門複雜的跨學科科學,融匯工程學、化學及製錶的專業知識。無論是腕錶機芯的精細活動部件,還是錶殼、外圈、水晶鏡面、錶帶及錶扣,以及製造流程、機械加工、工具及潤滑劑,都需要摩擦學專家仔細檢驗。如今,勞力士專門創建摩擦學專家團隊,致力使腕錶更可靠、精準及舒適,達到前所未有的水平。

摩擦學可應用於機械機芯,對腕錶的精準度、耐用性及正常運轉發揮重要作用;亦可應用於錶殼及錶帶,提升腕錶的舒適度、品質及美感。早在腕錶的研發階段,摩擦學專家便參與其中,影響材質選擇及零部件設計。

寶石鑲嵌

憑藉對寶石學和寶石鑲嵌兩大學問的知識,勞力士能夠為腕錶點綴上鑽石、藍寶石及其他寶石。通過一系列的專業方法,每顆寶石均經嚴格的品質控制,確保鑲嵌寶石錶款光芒四射。

首先精心甄選珍稀寶石,然後將其交給寶石鑲嵌師,他們的手法如錶匠般精準,將寶石逐一鑲嵌至腕錶上。鑲嵌工藝揉合不同層面的工序。首先,他們會與設計師共同決定寶石的佈局和色調。

接著與負責腕錶外部組件的工程師合作,研究寶石的後續鑲嵌位置,並製作用於鑲嵌寶石的黃金或鉑金嵌托,將計算數值精確至微米。最後的拋光工序為細小的金屬鑲嵌組件增添光彩,突顯寶石的璀璨光芒。在部分密鑲鑽石錶面上,這道工序會重複多達近3,000次。 

不凡品質

撞擊或衝擊、氣溫變化、磁場、長期佩戴、磨損、濕氣──勞力士腕錶必須能夠長期抵禦極為嚴苛的條件,且其卓越性能不得因此受到絲毫影響。
品牌創辦人漢斯・威爾斯多夫(Hans Wilsdorf)認為,每一枚勞力士腕錶都必須提供精確的時間,其機芯必須得到最佳保護。今天,在首創錶款誕生一百多年後,勞力士依然秉持此理念,並將其貫徹於勞力士每款腕錶的研發與製造之中。

勞力士腕錶的卓越品質源自嚴格的製錶方法。從新錶款的設計到每個成品錶款的獨立測試,每一步都竭力確保符合勞力士的卓越標準。就腕錶測試方法與程序而言,勞力士始終處於領先地位,努力確保品牌時計精準、可靠且堅固。勞力士獨創頂級天文台精密時計(Superlative Chronometer)認證,腕錶組裝完畢後,繼而在勞力士實驗室中按照品牌專有標準進行一系列最終測試。在此認證前,瑞士官方天文台(Swiss Chronometer Testing Institute)均已對機芯進行評估。

為確保勞力士腕錶的可靠性能,需要採用多種製錶技能。從設計之初到成品製造,材質、物理、機械及微技術專業的工程師、技術人員、機芯構造師、腕錶原型師、統計學家以及鐘錶專家攜手合作,根據各錶款的不同功能為其開發理想的製造方案。

勞力士沿襲卓越傳統,致力於將寶貴知識傳承後世。為此,品牌分別在瑞士日內瓦和比爾以及賓夕凡尼亞州利蒂茨創立了專屬培訓中心,前者專為提升瑞士工匠的技藝,後者專門培養技藝高超的美國錶匠。勞力士由此培養出眾多技藝嫺熟的專業工匠,以確保品牌製錶工藝得以薪火相傳,生生不息。

團隊合作展示

分享此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