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紀初,勞力士建造了最先進的鑄金廠。此舉在製錶界甚為罕見,卻可確保所有勞力士奢華腕錶皆以最優秀的貴金屬製成。

品牌的18ct黃金、白色黃金和永恒玫瑰金合金,都是由經驗豐富的鑄造師按照保密配方鑄製,鑄造出完美無瑕的作品,如今這些璀璨的名貴金屬,就如古代的黃金般珍貴。

鑄造師身穿厚重的耐熱保護服、長及手肘的厚手套,以及可反射熔金刺眼光芒的頭盔和面罩,俯身於火焰環繞的坩堝。事實上,累贅的裝束大大掩蓋了鑄造師的精湛技藝。當把珍貴的合金液慢慢倒進濾網時,力度、手藝和靈巧同樣重要,形成的熔滴會落入一桶水中,然後迅速冷卻,化為一顆顆細小的18ct金珠。

鑄造師工作

此時金屬已成形,但鑄造師的工作尚未完成。他會確保這些原料在經過多重工序後,依然光亮如昔,從而締造出非凡的勞力士腕錶。勞力士的鑄造師是生產流程中的第一環,此流程生產這些高貴金錶的中層錶殼、底蓋、外圈和錶帶組件。

因24ct純金太易變形,故不適合製成日常佩戴的腕錶。為使其更加堅硬耐用,純金必須混合其他金屬,鑄造成18ct金。這種由750‰(千分比)純金組成的高貴合金,錶匠視若珍寶。通過加入特定比例的銀、銅、鉑或鈀,便可鑄造出黃金、白色黃金或粉紅金等不同種類的18ct金。

金合金的品質和特性,會視乎合金熔鑄工序的嚴謹程度而有所不同。故此,在21世初勞力士決定設立專屬的鑄造廠,掌握每個生產細節,並確保所有腕錶皆以最優質的金合金製成。

保存原材料品質

精密金屬

鑄造廠的工作台上放置著閃亮的純黃金珠、灰白色銀條、粉紅色銅坯,還有用作製成所需合金的鉑或鈀,這些準備作混合之用的金屬均貼上標籤,而且包裝妥當。

鑄造師按照預定次序,小心翼翼地把各種精準至十分一克的金屬倒進石墨坩堝中。所得的黃金、白色黃金或永恒玫瑰金的品質和細緻度(純金含量百分比),取決於鑄造師的靈巧手藝和控制金屬比例的嚴謹態度。

首次在坩堝融合時,金屬溫度達攝氏1,150度或以上,形成白熾的液體。當坩堝溶液穿過濾網時,鑄造師會以噴火槍噴出火焰燃燒流動的金屬,以免受到周圍的氧氣所影響而產生氧化。

金屬混合

滿意的笑容

當熔滴落入水中,便會立刻冷卻,蒸汽亦會凝固起來,從而形成一顆顆小珠,18ct金繼而誕生。當鑄造師揭開面罩,我們不難注意到他的臉上掛著一絲微笑,顯然他對首個鑄製工序十分滿意。然而,這只是漫長過程的開端。

粉紅金珠

待圓珠變乾,經驗豐富的鑄造師會逐一檢查圓珠的潛在缺陷。部分會成為樣品,以驗證其成分和細緻度,其餘的則保存起來,直至獲批進行第二次熔融工序──連鑄。

與首次熔融工序相較,此機器加工過程不甚特別,但卻同樣重要。在鑄造師的控制下,一顆顆金珠會置於連鑄機的熔爐內。熔化後再經水冷管芯加以凝固,製作成所需形狀:用於中層錶殼和底蓋的會製成平板,用於錶帶鏈節的會製成條狀,用於外圈的則製成棒形。

材質檢驗

時刻保持警惕

雖然長達兩小時的連鑄過程由機器進行,但鑄造師的技術和知識依然相當重要。他確保金質在正確速率下凝固,這是製作合適金屬結構的必要條件。他亦會觀察模具是否準確對齊,筆直的鑄製有助於隨後的成形工序。機床、熔金池和冷卻水都必須維持在特定溫度,以保證實心金的最終品質。在操作中犯下一個錯誤,足以毀掉整個18ct金鑄造過程。 檢查時,鑄件仍然灼熱,之後會送去作品質分析。然後由金屬成形工坊以同樣完美和謹慎的手法,把新鑄的18ct金塑造成形。

金固化

此時,鑄造師的專門工作正式告一段落。他巧妙融合古代哲學和占星術的四大元素──火、氣、水,以及土元素中其中一種珍貴金屬:金。

分享此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