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力士腕錶的豐富錶面色調,是高階物理、精確判斷及純化學結合的成果,每個部分都由廠房研製,絕不假手於人。

在日內瓦勞力士實驗室中,卡片形的金屬板與淡淡彩漆,與灰白色的環境形成鮮明對比,工作人員不斷推翻最初的試驗成果,為各種各樣錶面帶來全新的色調選擇。

雖然技術人員大多以抹刀和漆管作為尋找新色調的起點,但這些色板始終流於表面,未達嚴格技術和科學的標準。事實上,此過程講求先進的表面物理和化學,還要擅長用色,並且融合創意和日新月異的科技,而最終甚麼顏色能夠用於勞力士錶面之上,還是需要肉眼的判斷。

勞力士在研製錶面色調時,同時借鑒傳統技術和21世紀科學:從經典琺瑯、塗漆、電鍍以至以等離子焰炬或電子束在錶面形成塗層的先進薄膜技術。這呈現出多彩多姿的錶面色調:愈複雜的技術,為多數錶面基本的黃銅圓盤帶來愈豐富的修飾。

製錶工藝 抹刀和色調

漆面技術提供多種不透明的顏色選擇,主要用於黑色和白色表面。電鍍技術則根據真實金屬產生金屬色澤,至於更為複雜的PVD(Physical Vapour Deposition,物理氣相沉積法)以極薄分子層覆蓋圓盤,營造奢華色彩,並加深視覺效果。最後清漆和表面處理如噴珠處理,可在物件表面帶來光澤、啞光和其他修飾效果,並巧妙改變同一色調的表面質感和外觀。

製錶工藝 藍色錶面

變化無窮

正因如此,勞力士在技術上能夠生產出近乎無限色調,更可配合設計複雜或綴以圖案的珍珠母、隕石或再結晶黃金錶面。經驗豐富的化學家或物理學家往往知道應循甚麼途徑探索設計師所需的特定色調,然而整個實驗室研究和試驗過程需時至少三個月。

在某些罕見情況,這些顏色煉金術師更要花數年,才能完美達致特定的設計要求。一些顏色亦隨着潮流和品味而改變。在1980至1990年代,經典勞力士香檳色錶面的色調曾經數次改動,增添溫暖柔和的粉紅色調,然後再加以修飾層次。勞力士另一獨特顏色冰藍色也在過去多年屢作修改。這些色彩魔術師面對的其中一項重大挑戰,莫過於實現設計部門的最初要求,因為上述三種基本錶面顏色製作方法,足以產生無窮無盡的色調。而在科學過程中,隨著研究人員探索最新PVD技術的所有可能性,他們亦會建議新色調。他們作出評估時,更會考慮到在腕錶的藍水晶鏡面下,錶面顏色於不同佩戴者手腕上的差異。

製錶工藝 Day-Date錶面

不透明漆面

有色不透明漆面幾乎能夠產生無限色調、強度及光滑度。雖然基本顏色來自Pantone的標準色板,但勞力士亦會仔細記錄自家製作的色調,使之能夠在往後精確地調配出同一顏色。漆面技術至今仍是製造純白色錶面的唯一方式,且廣泛應用於黑色設計中,Submariner的錶面便是其中經典例子。

製錶工藝 錶面 孔雀石

電鍍

電鍍曾是歐洲19世紀上半葉最珍貴的塗層種類,用作打造銀器和鍍金。在製錶領域中,電鍍是在同一金屬上達致純金屬色調的主要方法,譬如是銀灰、銠或釕。鍍銀主要用作太陽光線效果的底層,再在預製錶面上加入其他顏色。有時候,香檳色等色調需以六種以上的金屬進行電鍍,為這項技術增添難度。

色澤和色調會因應多個可變因素而產生變化,例如是所選的金屬、電鍍容器的溫度、錶面的浸漬時間、電解過程中的電流強度,或是以上各項的結合。這些因素使尋找確切色調的過程變得更為複雜,例如PVD,即使是應用科學的權威和眼光敏銳的專家,都會是一大挑戰。

PVD(PHYSICAL VAPOUR DEPOSITION,物理氣相沉積法)

PVD直接取材自美國太空總署為太空計劃研發的薄膜技術。藉著此極為靈活的技術,只需將金屬混合絕大部分的無機物料,其表面便可添加較深色調。 這帶來無限可能,亦將電鍍範圍加以擴大,營造出多個高貴色調。

製錶工藝 PVD

勞力士用於錶面塗層的技術,採用了蒸氣氧化薄膜和少於1微米厚的金屬,整個過程大多在精密的真空室中進行,其內部壓力等同於地球表面約150公里外的太空環境。我們從不同角度望向PVD錶面,可捕捉到不同的折射和色調,更能看到其深邃強烈的光澤。

製錶工藝 PVD 錶面創作

品牌採用的兩種技術尤其突出,一是運用電子槍蒸發原材料的熱蒸法,二是由等離子焰炬產生等離子的磁控濺射。PVD塗層的粘性非常高而且相當堅硬,幾乎可將原子層一層一層的精確地控制。不過,此過程對塵埃極為敏感,所有PVD著色操作都必須在無塵室內進行。而擁有如此精密技術和工藝的勞力士,在製錶界可說是例外。

製錶工藝 熱蒸發

琺瑯

琺瑯是最受注目和經典的彩色修飾,其根源可追溯至13世紀。在勞力士,琺瑯用以製作鐘點標記,搭配由金打造的華貴鑲鑽珠寶錶面。

製錶工藝 琺瑯

琺瑯工匠運用二氧化矽礦物、有色金屬氧化物,以及用杵和研缽研磨的細小粉末,以人手製作出鮮豔強烈的色彩,當錶面在攝氏800-950度的窯中上釉後,便會形成閃爍透明的效果。這過程漫長而精細,為達致更理想效果,有時更要耐心地逐層製作。由於此技術需要精確無比,因此勞力士琺瑯工匠每年的琺瑯錶面產量很少。這些錶面亦為品牌最美倫美奐的珠寶腕錶生色不少。

製錶工藝 錶面 琺瑯

修飾

最終表面處理會大大改變錶面的外觀和質感。簡單的黑色表面經啞光處理後可呈現出富運動感的造型,光面處理則令黑色表面更顯精緻優雅。各種顏色均在三種標準燈光下進行檢驗,包括商店櫥窗照明、室外自然光和室內光線。

製錶工藝 錶面 修飾

儘管在創作過程中運用了先進科技,但最終新錶面色調的判斷和審批工作,還是交由人手決定。

勞力士識別出數千種顏色,即使測量光線的光譜儀也不能如肉眼般,逐一細緻分辨每種顏色的深淺和色調,在美學層面上更是完全比不上雙眼的判斷力。

分享此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