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光是勞力士腕錶得以綻放光彩的關鍵工序,為金屬表面帶來完美光澤和平滑觸感。 

儘管自動化技術相繼出現,但這個過程仍然講求嫻熟技藝,需要巧妙融合精準的計算、井然有序的步驟以至個人的藝術演繹。

全神貫注,目不轉晴。工匠的姿勢標準,抓緊中層錶殼的手穩而有力。當運用車床的旋轉磨光輪打磨蠔式錶殼時,雙手的平穩和力度缺一不可。錶殼滑動及轉換不同位置期間,工匠的手勢必須迅速、利落、準確,但又不失精妙。在磨光修飾最後階段的短短數秒鐘內,原來暗淡無光的啞面瞬間綻放勻稱光彩,為作品帶來無比亮澤。磨光師的工藝宛如一場以雙手和上身表演的芭蕾舞蹈,經過精心排演,立體多面,集靈敏、力量和動感於一身。
這更是一場壯觀的表演。有時候,20至30個中層錶殼會裝嵌於堅固木架上,讓磨光師可同一時間為每個組件磨光。此技術需要相當力度,而磨光的各個要素亦力臻至善:準備、掌控、施壓、運速及潤滑工序無一例外。

製錶工藝 金鋼磨光

多年專注

磨光師,現稱最終修飾者,能達至如斯熟練的境界,絕對是多年累積的成果。磨光學徙在三年訓練內,需要全面學習勞力士的工藝原則、工具、物料、精湛技術及過程,以至相關的應用技能。於緊接的五年工作實戰中,磨光師會掌握磨光的不同技術、所需速度及一致性,並逐步對自己的精湛技藝建立自信。屆時,大多數磨光師都會自然流露出對這門手藝的真摯情感,與手藝連成一體。

磨光工具

即使是擁有27年豐富經驗的部門專家,還是會對每名工作中的磨光師投以欽佩目光,不論是新學徒抑或是與他一樣的老手。他解釋:「靈巧手藝及對材質的掌握,是在學校或工作坊均無法教授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步伐,而我還在努力學習中。」

技術程序

必要觸感

打磨時間過長,即使只是數秒,或是壓力過大,都會令磨光輪和研磨劑去除過多金屬,毀了整個錶殼的形狀。力度過輕、微小刮痕、坑紋或凹痕也可能會破壞表面,儘管肉眼未必可見,但熟練的磨光師只要一瞥或用指尖一碰,便可輕易察覺。各個組件、形狀及表面均需以獨特方式處理。每種金屬的確各具特性,情況或有不同,然而具備靈敏觸感的要求卻始終不變。

金相對柔軟,易於磨光,但稍一不慎,18ct金組件便會迅速變形;鉑金雖可軋壓,但過多壓力或摩擦力會輕易使其留下刻痕或凹痕;至於勞力士採用的蠔式鋼則難於處理,需要更多時間和力度方能達到均勻光澤。富經驗的磨光師需要一至三個月的時間適應新金屬。如今,部分磨光師更樂於接受挑戰,不僅令珍貴的18ct黃金變得瑰麗亮澤,更嘗試在堅固的不銹鋼上營造磨砂效果。

製錶工藝 必要觸感

磨光技術

過去二十五年間,腕銨磨光師的工作發生了巨大轉變。以往,磨光技術的傳承主要依賴於老工匠傳授實際經驗。然而,勞力士於多年間不斷鞏固嚴格技術基礎,逐步揭開這個專業領域的神秘面紗。

磨光技術

現在,每枚腕錶及組件的生產規格均列明磨光方法和標準,從車床和器具物料類型,以至特定修飾效果的技術與基本處理皆涵蓋其中。磨輪、砂帶、軟盤和磨光劑等器具用料,在選用前均經實驗室研究測試,以配合各種金屬或表面修飾。

隨著科技進步,自動化設備會輔助人手工序,有效地將磨光過程一分為二:一是主要由數控機床進行表面準備,另一則是手工表面修飾。兩個階段的磨光工序層層遞進,直至外觀最終呈現所需磨光或磨砂的光澤。在這時候,工匠獨到的手感和眼光均無可取替。

磨光技術

機床準備

在剛完成加工的錶殼及錶帶組件進行自動化表面處理期間,技藝嫻熟的磨光師總會以自己雙眼檢查各個零件。工作間內,由電腦操控的機械臂會模擬人手處理磨光的過程。機器從架上提取一排鏈節,自動切換至一連串的精確位置,在磨光輪上打磨。於此七分鐘的工序中,逐步去除原始加工金屬的脊位、刮痕和凹痕,  僅十餘微米的表面金屬會被除去,留下輕微啞面,為下一步的修飾作準備。此時,硬鋼零件會額外進行兩分鐘的自動預磨處理,有助避免繁重和重複的人手工序。

製錶工藝 機床準備

這些機器操作準備步驟大多使用切削油,以減少摩擦產生的熱力,從而避免影響貴金屬材質。磨輪和砂帶質地粗糙,由陶瓷、剛玉、碳化矽、金剛石等顆粒物料製成,有時更會有紅寶石成份。

精細磨光

鏡面拋光與磨砂修飾

表面修飾一般由人手在裝有軟盤的磨光車床內完成。工場最新增設的粉紅色刷輪以聚合物製成,構造與廚房擦洗墊相近,用於磨砂修飾。至於其他器具則採用不少天然物料,如編織劍麻、壓縮羊毛、法蘭絨或各種不同密度的棉層,並配以磨料精細的磨光劑。有了機械的協助,餘下的工序便得靠磨光師的技巧和造詣。

在最後增亮階段,磨光師會令鏡面磨光部分的觸感變得光滑細膩,並確保從錶殼或錶帶除去的材質不超過二至五微米。

錶殼初步磨光

兩個階段的磨砂修飾均需運用特定技術,一般都是根據刷痕的深度和寬度刷塗出表面紋理。在顯微鏡下,勞力士腕錶的刷痕完全平行,距離一致。肉眼觀看則展現出柔和勻稱的磨砂光澤。在錶帶糅合磨光和磨砂修飾,講求靈巧手藝,遮蔽膠帶則有助保護修飾表面。

事實上,磨光不僅影響表面修飾,更可改變錶帶的形狀。完成鏈節的初始準備後,便會組裝錶帶及磨光,令側翼輪廓變得均勻。磨光師亦可去除由每個獨立外部鏈節形成的斜邊,使錶帶線條更加流暢,並與錶殼和帶扣完美連接。

磨砂修飾

勞力士悉心製作每件傑作,除了可見的磨光位置,即使錶殼內部等表面看不見的地方,品牌亦以相同的心思和技術,為腕錶精細磨光。

分享此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