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是模型師、生產規劃員、工程師或製錶師:數十名多才多藝的勞力士原型製作者,為新設計的部件和腕錶首次賦予形態和功能。腕錶正式發佈的數年前,他們就秘密製成了原型錶款。

在設計部門的某個角落,一個簡陋的工場沐浴在南面的陽光中,在豪華的木質與皮革裝飾的工作室環境中顯得特別醒目。無窮無盡的想像,正是在這裡於紙張或大尺寸平板電腦上呈現。一款新錶殼首次被賦予實在的形態,錶殼上複雜的曲線,依照詳細設計圖由人手精心銼削。這是實物原大的模型,最初用一塊黃銅鑄造而成。全憑經驗豐富的模型師或原型製作師,以非凡的技能和銳利的目光,令成品的精確至百分之一毫米。準確的感覺和穩定的手是一切的關鍵。模型師甚至會仔細「聆聽」銼刀的聲音,去感覺金屬的銼削程度。這種雕工和細緻,再加上嚴謹的態度和技術上的精確感,使成品與處理精密機芯的製錶大師特質相得益彰。

化為實物

這是原型製作的第一步,是創意和研發過程中精心安排的階段。在這個階段中,通常都會製作其中兩至三個極具美感的原型,藉以微調款式,並確認概念。要感受錶面的光影效果和新款式的格調,必須有實物才能做到。事實表明,將紙張和熒幕上精彩的創意概念變成實物,外觀會顯得較為沉悶乏味,甚至會演變成截然不同的風格。此外,整體視覺效果亦可能會改變對個別零件的觀感,因此可能需要改變這些零件的設計。

歸根究底,設計模型還有相當理性和技術上的用途。這個過程會利用創意概念將模型實物化,之後形成傳感裝置的模板,該模板將會複製錶殼精確的立體尺寸,以便製作可實際運行的原型──這就是新腕錶製作過程的下一步。

化為實物

自主團隊

原型製作師將詳細的設計概念、工程概念與技術規格,轉化成功能齊全的時計或部件,在精確度和表面處理上,都符合Oyster及Cellini腕錶最終成品的要求。這些製作師的能力和工作要求,使得這個由數十人組成的團隊,必須掌握幾乎全套製錶技能及才幹。  例如,一個團隊有可能會為一個項目製作出20條原型錶帶。一年之內,團隊就可能會製作500個錶殼和300條錶帶,用於促進開發和測試程序。 使用的原型錶面將近900個,其中有50多個在2015年推出。

製錶工藝 自主團隊

如此精心努力製作出來的原型,幾乎與數年後某款產品或機芯最終上市的版本毫無二致。這些原型製作師被貼切地稱為「une manufacture dans la manufacture」(法語「工廠中的工廠」)──意指他們是勞力士內部的自主製錶團隊。為開發和製造勞力士原型錶而彙集於此的技能和機器,足以媲美某些高級製錶商的整體生產力。

此外,原型製作師的工作類似製作高級訂製腕錶「pièce unique」(孤品),難度也不亞於此。他們從原料開始,精心製造出一枚功能齊全且造工精美的單次試用腕錶,或者一小套十二款的腕錶系列,甚至連機芯細小零件的裝飾和寶石鑲嵌部件,都能夠一一細緻呈現。

製錶工藝 分析

樣樣精通

大多數原型製作師在他們的專業之中最少擁有十年經驗。他們當中有很多人已熟練掌握與團隊有關的多種工藝和製作技能,例如設計、錶殼及錶帶製作、陶瓷材料或機械機芯,而其中有很多人甚至會在原型製作生涯中繼續累積這些豐富知識和技能。

這種靈活的特點,使他們在面對多種類型的部件和製造方法時都能遊刃有餘。他們用來製造可實際運行的原型腕錶時,使用的貴金屬和其他材料均與最終成品無異。

製錶工藝 樣樣精通

在這個過程中,原型製作師將技藝融入獨特的工程和機械風格。電腦數控(CNC)加工、放電加工、精密鐳射焊接、銑削、拋光等最新的自動化機器,與較為傳統的人手控制車床並駕齊驅。這些專門的原型製錶工場唯一欠缺的,就是最重型的大規模生產設備。

原型製作師多才多藝,但絕非偏才,而是當之無愧的全才:他們的目標是毫不偏離規定公差。這點對製作機芯微小零件的原型製作師而言更為關鍵,因為往往要求達到以微米為單位的精確度。每位原型製作師都要驗證自己作品的質素,而且需要立即知道結果。尺寸為幾毫米的複雜齒輪,可與原本的工業設計對比,將兩者的圖像在熒幕上用顯微鏡放大即可。放大250倍後,仔細觀察零件表面的每一毫米,確保與電腦輔助圖紙一致。

錶殼磨光

不合格的情況十分罕見。出現偏差的情況其實是故意為之,目的是補償小規模原型製作方法與最終生產方法之間的細微差異,以及消除可能對腕錶不同零件之間的平衡造成的影響。這種預測能力的天賦,是原型製作師必須具備的另一種特質。

原型製作師會提前數年開始製作一款腕錶,因此他們往往是最先製作某個專利的新部件,或者最先應用最新科技的人。他們需尋找方法成功做好這些事情。他們極少需要在全面生產時標註可能會遇到的障礙,但是會鼓勵他們這樣做。除了嚴謹、精確和方法之外,即興創作的能力亦同樣是這份工作的重要基礎。

仔細分析

例如,他們能夠做出新工具,或者修改某種標準機器,用以製作新部件或新的表面處理效果。

這些年來,隨著美學要求不斷提高,機械腕錶越趨複雜,性能和耐用標準的要求日漸嚴格,原型腕錶和原型製作師也變得更加重要。與此同時,支持這項重要活動的技術也在不斷發展進步。儘管也可以通過電腦模擬的方式,以空前細緻的程度檢查和測試腕錶獨立部件和整體(包括機芯)的外觀和技術性能,原型製作仍然是至關重要的一環。由於科技和原型製作能力都進步,很多異想天開的構思已成為切實可行的創新做法。

細心修飾

高瞻遠矚

Rolex Day-Date 40配備新型Chronergy擒縱系統及3255型機械機芯。這款擒縱系統的第一批原型,其實早在大約十年之前就已開始製作;至於整個3255型機芯,實物誕生時間則比正式上市提早六年。一年之內大約製作出十套原型機芯;而在此之前,類似Chronergy這樣的原型系統已逐一接受測試。

製錶工藝 高瞻遠矚

相比之下,原型工場在2012年由零開始為實驗性質的Rolex Deepsea Challenge製作原型,經過連日不停工作,不足一個月就已大功告成。這件即興發揮但又精心計算製造的作品,在完成後的數星期內,便須在真實環境接受嚴格測試:他們成功製作的出色腕錶,伴隨著占士・金馬倫(James Cameron)的DEEPSEA CHALLENGER潛艇成功潛入海洋的最深處。大家一致認為,若非有如此強大的原型製作能力,就不會成就如此精湛的製錶工藝。

製錶工藝 製作原型

然而,原型製作師卻極少公開展示他們的技能。原型製作本身必須保密,因此必須秘而不宣。原型製作師雖然默默無聞,但是自己能按照要求,精心製作每件獨一無二的原型,他們亦可以為此洋洋自得。不過,某些原型製作師也可能會戴上自己幾年前參與開發的某款勞力士腕錶。好像戴著Yacht-Master II面露微笑的這個人,就曾經首次製作出隱藏於這枚腕錶內的幾個細小創新部件。

製錶工藝 Yacht-Master II

分享此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