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300,000平方英尺(约27,900平方米)的博物馆,由获得普利兹克奖(Pritzker Prize)的建筑师伦佐・皮亚诺(Renzo Piano)担任总设计师,内设50,000平方英尺(约4,650平方米)的展览空间,设有永久展及短期展览,亦包括一座可容纳1,000名观众的大卫・格芬(David Geffen)剧院、教育工作室,以及公众和特别活动空间,定必吸引广大影迷前来一睹风采。

博物馆的展览甚具特色,涵盖一系列制作用具及技术产物,展示美国以至全球的电影历史。其中的重点展品是数百件代表电影传奇人物的收藏品,包括加里・格兰特(Cary Grant)及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Alfred Hitchcock)。博物馆通过这些精彩展品、展览、影片及活动,阐述电影艺术的过去、现在及未来,令人身临其境。

劳力士展厅

劳力士展厅(Rolex Gallery)为常设的多房设计体验空间,位于博物馆三楼,其主题是“电影故事”(Stories of Cinema)。展厅设有特别的装置艺术,以一系列多元及迷人的声音导航,细述大银幕的魔力,并展示电影制作的众多范畴,包括技术、艺术家、历史及社会影响。这些故事构成此核心展览的关键部分,重点展出不同的电影、年代及类型,颂扬多位奥斯卡®得主的作品。在名为“构想世界与角色”(Inventing Worlds and Characters)的区域中,访客可以探索设计师及技术人员如何构思创作作品。当中展出众多电影制作的元素,包括模型作品、动画格及服装。

“小心驾驶,我”

演员兼赛车爱好者保罗・纽曼(Paul Newman)先生珍藏的传奇腕表臻作──宇宙计型迪通拿,同样随开幕式亮相博物馆。这只传奇时计由纽曼的妻子、演员乔安娜・伍德沃德(Joanne Woodward)送赠,她担心纽曼在赛车时的安全,因而在腕表上镌刻了“Drive carefully, Me”(小心驾驶,我)。

与电影艺术的历史渊源

劳力士与电影界的连系,在支持奥斯卡电影博物馆彰显无遗。然而,此关系更可回溯至近一世纪。品牌与其腕表在电影作品不时亮相,这并非广告植入,而是由导演及演员亲自挑选,藉此刻划出角色坚强、可靠及刚毅的风格。众多在现实生活中佩戴劳力士时计的电影巨星,包括马龙・白兰度(Marlon Brando)、肖恩・康纳利(Sean Connery)、罗伯特・雷德福(Robert Redford)及克拉克・盖博(Clark Gable)。

2017年,劳力士与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Academy of Motion Picture Arts and Sciences)建立合作关系,正式确立与好萊塢之间的紧密连系。学院专注于推进电影艺术与科学,亦组织电影界焦点颁奖典礼奥斯卡®金像奖。劳力士成为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专用钟表及奥斯卡®金像奖荣誉赞助商,印证品牌在电影历史中的角色。为此,公司亦设计并负责绿坊休息室(Greenroom)的招待工作,让颁奖嘉宾及来宾在上台前于此稍作休息。2018年,品牌赞助奥斯卡理事会奖年度颁奖典礼,表扬电影行业的终身成就。劳力士对奥斯卡电影博物馆支持亦再次深化两者的关系。双方关系建基于追求卓越、悠久历史,以及保存和颂扬恒久杰作的使命。

恒久传承电影艺术

劳力士与电影制作人的目标均是成就经典作品,捕捉时间点滴,历久常新。由奥斯卡电影博物馆的概念可见,恒久电影杰作就如品牌世界知名的腕表,必须依赖富有远见者及擅长各项技能的专业人士相辅相成。

为此,公司与成为劳力士代言人的电影制作大师保持尊尚关系。这些代言人一直致力拓展叙事以至电影艺术的界限。两位担任代言人,且在电影行业留下辉煌足迹的大师,就是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及詹姆斯・卡梅隆(James Cameron)。

斯科塞斯在劳力士相关活动有双重角色,曾为品牌的劳力士创艺推荐资助计划担任导师。自2002年,此计划安排来自不同范畴的杰出年轻艺术家,与领域相同的艺术大师结为师徒,展开一段时间的创意合作。曾担任导师的八位电影大师包括阿方索・卡隆(Alfonso Cuarón)及斯派克・李(Spike Lee),两位均获邀请通过线上活动分享心得及见解。 (“导演启迪:斯派克・李”(Director’s Inspiration: Spike Lee)展览,展出这位电影制作人的作品。)

创艺推荐资助计划体现劳力士对突破界限,传承知识的承诺。此承诺推动劳力士支持奥斯卡电影博物馆,致力保存及展现电影艺术的恒久光辉。

分享此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