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更新浏览器版本

欢迎浏览rolex.com。为确保最佳的浏览体验,我们建议您使用最新版本浏览器。

扫描QR code以连接劳力士微信专页。

一只劳力士,一个故事

给劳力士的表扬信

除了代言人予以的无限信任之外,数十年来,劳力士收到来自众多顾客的自发表扬信,表达他们如何欣赏腕表的坚固可靠。这些表扬信都提及劳力士腕表的杰出品质,持久耐用,通常都在极端情况下佩戴。劳力士在1957年、1969年、1981年及1990年出版的文集中发表了大量的表扬信。

汉斯 · 威尔斯在第一卷的引言中写道:


“我准备向公众展示这些信件,而我们亦为此对劳力士腕表深感自豪。我觉得他们对品牌的腕表实在是过誉了,我们也没有如此自信。”

劳力士创办人签名 - 汉斯 ∙ 威尔斯多夫

1982年3月31日来信

从珠穆朗玛峰到海底考古

我佩戴劳力士潜航者型至今已17年,并曾佩戴它于世界各地攀山探险(包括珠穆朗玛峰)、海底考古研究(包括在智利北部达19,300英尺的全球海拔最高纪录潜水)、横跨沙漠、空中跳伞、丛林探险,以及无数的人类学考察。我相信不会有很多人能在这么一段时间内让劳力士腕表遭受更严苛的考验。即使如此,它依然运作如常。

约翰 ∙ 莱茵哈德博士(Johan Reinhard, Ph.D.),美国伊利诺斯州。

1986年5月10日来信

打碎冰块寻回腕表

我是狂热的滑雪者,多年来一直佩戴劳力士。希望在此分享一段与品牌腕表有关的不平凡经历!

我于1985年1月在萨尔斯堡参加欧洲杯滑雪赛事。每次比赛,我的劳力士腕表与滑雪板同样重要。可惜比赛结束时,我发现腕表不见了。

我立即通知旅游局,请他们找到我的腕表时立即通知我。就在两个半月后我几乎绝望之际,我收到一通电话,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有人在雪地中找到我的腕表,而它已在冰雪中结冰了超过两个月。

寻获腕表的人用锤子打碎冰块,更惊人的是,劳力士腕表依然如常运作,秒针和日期显示依然操作无误。看到贵公司的产品遭此劫难亦能安然无恙,实在感到非常欣慰!

克莉丝塔 · 金斯霍发(Christa Kinshofer),德国。

1989年5月8日来信

礁石上的宝藏

1988年11月,我在圣文森特湾划船时,丢失了与我伴随12载的女装日志型腕表。我以为从此便要与心爱的腕表诀别!当时的我濒临绝望,与劳力士澳洲分部联络过后,已做好心理准备,明白到唯有奇迹发生才会出现一线曙光。

到三月时,我接到电话,得知腕表已经寻回。原来腕表被冲到礁石上,在七个星期之后失而复得,腕表只是有一点点磨损,而且仍然如常运行!我欢喜若狂,并且不断与身边的人分享这个故事。

这是对劳力士显赫名声的又一见证。

M. 希格森(M. Higgerson),澳大利亚南部。

1982年7月22日来信

劳力士腕表在机动艇大奖赛相撞意外中安然脱险

于上赛季末,我在默兹河参加比利时大奖赛,结果遇上严重的机动艇相撞意外。

我在中段一直领先,后来一阵狂风把船艇刮起。当时船艇的时速高达200公里。

最终船艇被撞得支离破碎,而我送往医院时,肋骨亦有十处折断,肺部亦被刺破,幸好其后能康复过来。

在意外期间,我的左手一直佩戴劳力士蚝式恒动潜航者日历型腕表,即使表面损坏但部件仍相当完整,并能准确显示日期。

我一直非常欣赏劳力士腕表,而此事件更充分印证这些非凡腕表的可靠性能。

艾伦 ‧ 尼莫(Allan Nimmo),英国斯特灵郡。

1988年11月28日来信

烤至褐色却仍能运作

数年前,我在四轮驱动货车中处理机械工作,不慎将我的格林尼治型腕表(和手腕)撞向扳手,而扳手亦因而松脱。幸而腕表保护了我的手腕,令我仅轻微擦伤,不过水晶玻璃却因撞击而爆裂。

不久,我发现裂开的水晶玻璃内有水气凝固。因为我曾身处下雨的环境。我感到非常难过,因水气将非常影响高级腕表的运作,而我却无法打开表壳清除水气。

晚餐时,我以为将腕表放于暖和的地方,或有助令水气排出。于是我把腕表置于馅饼烤盘上,然后放进开启火种的焗炉预热,随后便往就寝。

第二天早上,我惊觉腕表竟然在晚间烘烤了好一段时间!全因我忘了告诉太太,我在睡前把腕表放进焗炉内。

我的太太因赶电脑计划而熬夜。有时她在晚上饿着,便会于焗炉下方的烤架弄点吃的。她当时并没有打开焗炉。

不用多说,高温(我相信高达500°F)令水气完全蒸发!水晶玻璃和表壳外圈裂开,夜光表盘烤至棕褐色。然而,腕表仍然能运行!

在劳力士维修厂的制表师对此意外事故感到非常惊讶,我亦因此在表主和员工间声名大噪(大概是这次情况有点儿滑稽吧)。我的格林尼治型腕表经过彻底清洁、润滑及调校后,并更换了水晶玻璃,最终重回我的手腕上,再次‘正常’运作。我没有更换表盘,而夜光标记亦从此褪成白色!

J.J. 亚当斯(J.J. Adams),美国海军后备队指挥官,加州。

1954年来信

向撒哈拉沙漠出发

我乐意告诉您我多么满意我的劳力士腕表。它确实展现卓越性能,并‘经得起历练’。我们的旅程不时要面对恶劣天气,几乎要无时无刻对抗可怕的沙尘暴,有时更会持续好几天,毫不间断。

我携带了一只普通腕表以比较劳力士腕表的性能,然而这只腕表五天后就坏掉了。

相反,我的劳力士腕表始终精准计时,而我可以保证绝对没有特别善待它。

我想补充的是,沙漠中各人均对于我拥有劳力士腕表感到艳羡不已。

最吸引他们的不仅是它能自动上链,更是其完全防水的非凡性能,而我对于证实这一点感到乐此不疲。

H.-C. 高利(H.-C. Golay)

1954年来信

横越大西洋

我想与您们分享我们佩戴劳力士探险家型腕表,乘坐机动帆船'白羊座'(Aries)两度横越大西洋的经历。于此旅程,我们成功刷新了乘坐小型动力船艇,两度横越大西洋的世界纪录。我们完全仰赖腕表的报时及导航功能。

腕表于极端环境下仍可准确报时,其卓越性能毋庸置疑。

C. 哈考特-史密斯(C. Harcourt-Smith)

#EveryRolexTellsA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