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力士与探险 封面

永不止步 突破极限

第一章

劳力士品牌历史与探险活动密不可分。

无论是攀登喜马拉雅高峰,穿越极地冰冠,还是潜入深海,劳力士腕表参与了二十世纪众多极具挑战性的探险创举。劳力士以这些探险为契机,将大自然作为天然实验室,检测并改进劳力士腕表的可靠性与坚固性,从中获取的宝贵反馈对后续腕表研发助益良多。

探险家型诞生于1953年,旨在纪念艾德蒙・希拉里爵士(Sir Edmund Hillary)与丹增・诺吉(Tenzing Norgay)首次成功登顶珠峰这一历史壮举。 

探险家型 II诞生于1971年,性能卓越可靠,在极端环境下依然表现出色,成为极地探险家、岩洞学家及火山学家的理想腕表,在探险领域独占一席之地。多年来,这两款腕表陪伴杰出探险家探索各个角落,深入了解地球,并不懈求索保护地球的方法。

过去一世纪的探险活动旨在逐步追求三个目标:一是探索世界未知之域,二是打破人类耐力极限,三是观察地球环境,助力保护地球。面对这三项挑战,劳力士陪伴探险家踏上了勇敢无畏的征程。

勇于探索

1953年,艾德蒙・希拉里爵士与丹增・诺吉成功登顶珠峰,这一创举赢得举世赞誉。劳力士为此次探险提供蚝式恒动型腕表,在其中起到重要作用。

两位登山家成功登顶世界之巅后,劳力士于同年发布探险家型。这款腕表历经多年潜心研发。早在1930年代,劳力士就开始为喜马拉雅山地探险活动提供装备,从而观察劳力士腕表在高海拔极端环境中的运行状况。每次探险结束后,登山者会依据劳力士腕表的性能表现提供反馈,帮助劳力士提升腕表性能。正如手腕摆动可为机芯提供动力,探险家的亲身体验亦有助于劳力士精进制表工艺。劳力士腕表将不断陪伴探险家踏上更多探索之旅,前往偏僻地区探秘未知世界。 

登顶世界之巅第一人

攀登珠峰是一项极为艰巨的挑战。1953年5月,两位英国探险队成员成功登顶珠峰,站上世界之巅,赢得举世赞誉。劳力士亦参与了这项创举。

在珠峰上,每时每刻都攸关生死。凛冽严寒和极度缺氧的恶劣环境令身体备受折磨,造成巨大压力。正是在如此严酷的环境中,两位坚毅勇敢的登山者于1953年5月29日成功登顶世界最高峰,海拔8,848米(29,028英尺),成为世界攀登珠峰第一人。当时,季风暴风雪即将来临,登顶珠峰的最后希望落在这两位登山者身上。在非凡决心的激发下,新西兰养蜂人兼经验丰富的登山家艾德蒙・希拉里爵士与尼泊尔登山家丹增・诺吉攻克令众多先行者铩羽而归的挑战,成功登顶珠峰,名留青史。

这场探险由约翰・亨特爵士(Sir John Hunt)领导,英国喜马拉雅联合委员会(British Joint Himalayan Committee)负责筹备,该实体组织由伦敦皇家地理学会(Royal Geographical Society)及登山俱乐部(Alpine Club)联合创立,旨在监管珠峰攀登活动。探险队由16名队员组成,但由于物流方面的限制,便需要数百名搬运工来运送探险所需的数吨必要物资,

其中包括数十个装有精密设备的包裹,这些设备已仔细编入物资目录,随时可供使用。从专门设计的登山靴,到已经过风洞测试的帐篷,探险队面面俱到,为成功登顶做好周全准备。劳力士亦参与到这场探险之中,为探险队提供蚝式恒动型腕表。

“英国探险队成员佩戴了劳力士蚝式恒动型腕表,这些腕表在珠峰上再次证明其可靠性能,”约翰爵士在归途中写道,“它们计时如此精准,令我们深感欣慰。这确保了探险队成员全程都能保持时间同步。【……】。劳力士蚝式腕表性能出众,我们已将其视为攀登高山的重要装备。”

喜马拉雅山脉:天然实验室

险峻高峰为测试腕表是否坚固可靠提供了绝佳环境。对劳力士而言,喜马拉雅山脉便是理想的天然实验室。 

二十世纪上半叶,喜马拉雅山脉尚待征服的高峰吸引着全球各地的登山者。其中,最高峰珠穆朗玛峰尤为令人神往。怀着勇攀高峰的向往,以及在真实环境中测试腕表性能的渴望,劳力士决定与先锋登山者携手同行。1933年至1955年,至少17次珠峰探险活动皆配备劳力士腕表。

劳力士腕表屡次陪伴登山者首度登顶高峰,首先是1953年登顶海拔8,848米的世界最高峰珠峰,随后是1954年登顶海拔8,611米的世界第二高峰乔戈里峰;1955年登顶海拔8,586米的世界第三高峰干城章嘉峰;同年登顶海拔8,485米的世界第五高峰马卡鲁峰。 

喜马拉雅山间的瑞士登山先锋

安娜莉丝・洛纳(Annelies Lohner)是卓越的瑞士探险队创始人,他们成功登上多座世界高峰,登山装备包括劳力士蚝式恒动型腕表。

年轻有为的登山家安娜莉丝・洛纳来自坐落于伯尔尼阿尔卑斯山脉(Bernese Alps)少女峰山脚的格林德瓦(Grindelwald)村,二战结束后,她极具魄力地提议组建瑞士首支喜马拉雅山探险队。怀着探险激情与勇攀高峰的开拓精神,她成功说服瑞士阿尔卑斯研究基金会(Swiss Foundation for Alpine Research),支持她率队深入印度北部加尔瓦尔山脉(Garhwal Himal)地区的根戈德里(Gangotri)山间。

1947年5月至9月,探险队历时五个月勇攀崇山险峰,首度登顶凯达尔纳特峰(Kedarnath)、萨托潘斯峰(Satopanth)、科林迪峰(Kalindi,经由东北面)、巴拉巴拉峰(Balbala)及南达昆提峰(Nanda Ghunti),并探索了海拔在6,000至7,000米以上的乔克汉巴(Chaukhamba)群山。

劳力士为探险队员配备了蚝式恒动型腕表,全程伴其左右。这些腕表性能出色,成功经受住极端环境的考验。归程途中,登山者分享了腕表的防水性、精准度及恒动摆陀自动上链机芯的便捷实用。“每位队员都佩戴了劳力士腕表,这些腕表计时精准,功能实用,令人满意。无需手动上链这一点尤其令人赞赏,”探险队向导安德烈・罗奇(André Roch)于1947年7月7日在根戈德里营地写道。

在1948年举办的腕表博览会上,劳力士特地设立专门展柜,将探险队攀登过的高峰化为装饰背景,展示探险队员佩戴的劳力士腕表。

出色防水无惧冰川

劳力士蚝式表壳采用革新设计,具备出众防水性能。在其问世数年后,一位著名探险家在格陵兰探险之旅中测试了蚝式表壳。

灰尘和湿气入侵会对腕表内部造成永久损害,影响计时性能。为解决此难题,劳力士创始人汉斯・威尔斯多夫(Hans Wilsdorf)深知一项创新发明势在必行,劳力士由此研发出蚝式表壳。这款完全密封的表壳于1926年取得专利。劳力士定期邀请探险家佩戴蚝式腕表,在真实条件下测试蚝式表壳,确保表壳在任何环境中都能出色防水。1930年至1931年期间,极地探险家亨利・乔治・“吉诺”・沃特金斯(Henry Georges ‘Gino’ Watkins)沿格陵兰海岸展开探险,随身携带数只蚝式恒动型腕表。探险结束后,他向劳力士盛赞这些腕表,即便浸入冰冷海水,蚝式腕表依然运行如常。

故事不断延续……

继续探索

分享此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