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更新浏览器版本

欢迎浏览rolex.com。为确保最佳的浏览体验,我们建议您使用最新版本浏览器。

扫描QR code以连接劳力士微信专页。

马克・韦伯

一只劳力士,一个故事

赛车手马克・韦伯(Mark Webber)生于澳大利亚,并于1995年移居至英国,追寻赛车梦想。2002年,他在导师、挚友兼赛道传奇人物杰克・斯图尔特爵士(Sir Jackie Stewart)的指导下,首次参与一级方程式赛事。2009年,他胜出德国大奖赛,并在该锦标赛年度八度登上颁奖台,取得职业生涯的重大突破。这次胜利驱使他获得首只劳力士腕表──格林尼治型 II,象征在赛车运动付出的无数努力与牺牲。2014年,他转战耐力赛,依然佩戴着那首只劳力士腕表。

Every Rolex Tells a Story - Mark Webber

“我希望通过赛车运动中最竞争激烈、紧凑、高强度且精准的范畴,在全球最佳的场地及赛道,与顶尖车手对赛,而一级方程式正好符合所有条件。我有幸能够参与此级别的赛车。”

父亲在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的乡村小区任职摩托车经销商。我觉得自己从小深受薰陶,早已对汽车产生兴趣。父亲经常乘搭便车观看比赛,包括杰克・布拉汉姆爵士(Sir Jack Brabham)及杰克・斯图尔特爵士在悉尼的赛事。赛车是我家族的悠久传统,我非常高兴父亲能够见证自己整个职业生涯的发展。

对我而言,驾驶赛车是车手与汽车的极限挑战,讲求耐力、勇气以及一系列元素。我希望通过赛车运动中最竞争激烈、紧凑、高强度且精准的范畴,在全球最佳的场地及赛道,与顶尖车手对赛,而一级方程式正好符合所有条件。我有幸能够参与此级别的赛车。然而,什么可以让你继续进步呢?那就是未知事物。你需要不断练习,并对自己说:“我要进一步发掘自己的潜力,获得身边群众更多的支持,致力争取更佳赛绩。”

2009年对我意义重大。赛季开始前并不顺利,因为我遭遇了严重的山地自行车事故。我的脚骨骨折,肩骨及肋骨亦裂了,因此无法妥善准备赛事。此经验让我明白忍耐与坚持的重要,最终赢得高水平的一级方程式赛事,可谓一大成就。在公平公正的环境中,不靠侥幸及运气,成功击败全球精英车手,这种感觉非常特别。

“对我而言,驾驶赛车是车手与汽车的极限挑战,讲求耐力、勇气以及一系列元素。”

取得那首场胜利后,我便选购了劳力士格林尼治型 II腕表。我一直希望为自己选购一件意义非凡的特别礼品,尤其是赢得比赛后,你更会想找到能够象征背后无数努力与牺牲的物品。我希望购买一件可以永久运作的物品,能够伴随我的一生,甚至传承给下一代。我知道劳力士格林尼治型 II腕表可以满足我的要求。

马克・韦伯的劳力士腕表

选购腕表的意义特别,不单是因为我的赛车事业发展,更因为劳力士腕表与我跟杰克・斯图尔特爵士的友谊息息相关。我初次遇见杰克・斯图尔特爵士时,我还在三级方程式级别。自此,我们之间的友情便日益加深。他向来都有如父亲般看顾我,至今亦然。不论是驾驶舱或维修站围墙内外,他均在过程中不断指导我。经过二十年,我们依然是挚友。

“我希望购买一件可以永久运作
的物品,能够伴随我的一生,
甚至传承给下一代。我知道
劳力士格林尼治型 II腕表可以
满足我的要求。”

当父亲70岁生日时,我希望从儿子与父亲的角度,为他送上一份别具意义的礼品。劳力士那时刚推出新款迪通拿腕表,而我亦想给他一只传承赛车历史的独特腕表,因为他是我投身赛车生涯的原动力。腕表是我们父子在赛车路上的写照。我出身于澳大利亚的乡村地区,我从未奢望拥有劳力士腕表,因为在某程度上,你只能欣赏别人佩戴腕表。因此,当你有机会努力工作,并为自己选购一件伴随一生的物品时,那种感觉更加与众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