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更新浏览器版本

欢迎浏览rolex.com。为确保最佳的浏览体验,我们建议您使用最新版本浏览器。

扫描QR code以连接劳力士微信专页。

大卫・杜比勒

一只劳力士,一个故事

大卫・杜比勒(David Doubilet)自1994年担任劳力士代言人,不仅是水底摄影先锋,更是世界著名的水底摄影师。1971年在《国家地理》杂志(National Geographic)刊登首篇作品后,他迅即获得赏识,成为了该杂志的顶级摄影师。大卫・杜比勒透过镜头捕捉地球水域的各种美态。这些摄影杰作引领大众发现海洋及水中生物的魅力,同时鼓励环境保护。劳力士腕表伴随他度过逾50年的探险生涯,并见证杜比勒近27,000小时的非凡水底探索经历。

Every Rolex Tells a Story - David Doubilet

“我会佩戴劳力士腕表在北冰洋的寒冷水域,或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温暖热带海洋中潜水游泳。我在该地需要准确报时,因此劳力士腕表始终相伴在旁。”

对我而言,探险意即前往未知之地,发掘崭新事物。我与妻子珍妮佛・海斯(Jennifer Hayes)会在旅程中拍摄照片,加深民众对海洋的认识,而这正是探险精神。我们生活在充满水源的行星上,换言之,水底便是相对的另一个世界,美丽而繁复。你在水底世界会感到失重,你可以随心幻想,但想像之事总会成真。

刚开始潜水时,每次探潜之旅均收获丰富。现在,我们致力记录急速改变的海洋,在某时地的状况。藉由照片,民众了解海洋的美态,并明白海洋是地球的动力之源。

我对海洋的向往,始于八岁时在纽约阿迪朗达克山脉参加夏令营的经历。我戴上面罩,潜进一个细小的湖泊之中,人生便从此改变。我看到小鱼游过透入水中的绿色光束,迄今仍记忆犹新。

我成长于纽约市,虽然此处并非水底摄影的热门地点,但我却梦想成为《国家地理》杂志的摄影师。为《国家地理》拍摄是了解世界的最佳途径,出版逾70个故事后,我已探索过水底世界的大部分区域,令我获得无价的人生观念。

“为《国家地理》拍摄是了解世界的最佳途径,出版逾70个故事后,我已探索过水底世界的大部分区域,令我获得无价的人生观念。”

水底摄影最主要的工具是无限的好奇心,当然还有灯光。然后便是装备,不单是潜水用具,更有劳力士腕表。

大卫・杜比勒的劳力士腕表

我于16岁时选购首只劳力士腕表,它伴随我度过《国家地理》的工作生涯。我记得雅克・库斯托(Jacques Cousteau)船长,以及我所景仰的《国家地理》风云人物路易斯・马登(Luis Marden)均佩戴劳力士腕表。选购首只劳力士腕表的那时那处,可谓我生命的转捩点。我其时在海洋研究所任职潜水员,并需要一只腕表。先前的腕表经常渗水,就像水族箱一样!该腕表始终未能报时。而劳力士却堪为潜水腕表的典范,当时是1962年。我不能同时负担腕表及表带,便问:“我可否只选购腕表?”他们回答:“当然!”他们出售了腕表及橡胶表带给我。两年后,我终于买下表带。自此,这只劳力士腕表便与我相伴56年。

“先前的腕表经常渗水,就像水族箱一样!该腕表始终未能报时。而劳力士却堪为潜水腕表的典范,当时是1962年。”

我们生活在电池主导的世界,但在水中,我便依赖机械腕表。电脑会失效,但劳力士腕表却不会,并一直准确报时。最近,我带同电脑潜入水深150英尺处,探索在菲律宾新发现的日本飞机残骸。电脑操作失灵,而腕表却仍然正常运作。

我现在佩戴的劳力士腕表为深潜型,它与我的首只劳力士腕表同样重要。此腕表背后有许多历史。我潜水时必定会佩戴劳力士腕表。在水底环境中,时间非常珍贵,有时较光源尤甚,有时又如空气般宝贵。时间是每天凝聚的分秒点滴。报时必须准确,你的生命将依仗腕表提示。

“这只劳力士腕表与我相伴56年。”

此腕表充满难忘回忆,我和它见证过破坏与改变,亦目睹过希望。我认为佩戴机械技术杰出的劳力士腕表,走进现实的严峻世界──海底尽处、最冷海域、耸山之巅──是劳力士一直以来的传统与坚持。而我便会佩戴劳力士腕表在北冰洋的寒冷水域,或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温暖热带海洋中潜水游泳。我在该地需要准确报时,因此劳力士腕表始终相伴在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