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力士专业技艺
劳力士专业技艺

卓越传承

劳力士专业技艺:制表工艺

由始至终,匠心打造,精益求精。

劳力士不断改良精湛工艺,世代矢志传承,力求制造卓越腕表。从传统工艺到前沿技术,劳力士腕表蕴含着丰富的工艺知识,值得细细品味。

创始人汉斯・威尔斯多夫(Hans Wilsdorf)精心设计的蚝式恒动型腕表,在劳力士的精湛的制表工艺下纤毫毕现,彰显出力求卓越、不断创新、精益求精的匠心精神。劳力士始终秉承同一个目标,即精益求精,不懈追求卓越品质。

劳力士融汇运用丰富多元的专业制表工艺:表匠、工程师、设计师及其他专业人士密切合作,确保腕表研发与制造的各个阶段一丝不苟。

从金属的铸造与成形,到切削、修饰、宝石镶嵌,以及机芯、表壳、表盘与表带的最终组装,敬请深入了解劳力士至关重要的各项专业工艺。

汉斯・威尔斯多夫与蚝式恒动型

原型腕表制造

劳力士的腕表原型师身负多项技能,负责初步为新设计的零件及腕表塑形并添加功能。腕表正式发布的数年前,他们就秘密制成了原型表款。制模师、生产规划专员、工程师及钟表专家均悉心参与样表的制作及研发流程。

腕表原型师深谙成品腕表对精准度及饰面加工的要求,倾力呈现精细的设计与工艺理念,制作出功能完备的腕表或组件。制作原型腕表要求具备高超技能,因此制造师均掌握丰富多样的技能,可媲美其他由数十人组成的制表团队。

许多腕表原型师均娴熟掌握团队所需要的多项专业技艺,涉及多项不同工艺及制造领域,包括腕表设计、表壳与表带制作、陶瓷或机械机芯等。腕表原型师在其漫长的职业生涯中,很多都会不断精进个人技能。正因具备如此丰富的技能,他们才能灵活应对各种不同的零部件及制作方法。

机芯制造

在氛围安静的劳力士工坊中,身着白色制服的表匠,端坐于配备计算机的工作台前,他们凝神静气,一心专注于眼前的工作。在这里,劳力士的表匠延续着历史悠久的制表工艺,游刃有余地利用先进的设备及流程,日复一日精工细作,努力突破制表工艺的疆界。

劳力士表匠全程参与腕表设计与制造的整个流程。他们为腕表注入生命力,确保腕表能正常运转,并负责其日常维护保养。他们工作于实验室、生产线或售后服务工作室,与设计师、工程师及其他腕表专家密切合作,为跨专业团队提供助力。

自创立伊始,劳力士始终格外注重表匠的专业工艺,将他们视为品牌使命的核心,确保为其提供优质培训。因此,劳力士掌握了引以为豪的杰出制表工艺。

金属加工

劳力士采用多种金属材质,其中包括蚝式钢。这种特殊的钢材质属于合金类别,具有出色的抗腐蚀性,打磨后会泛出非凡优美的光泽。劳力士掌握了蚝式钢腕表组件的完整制造流程。

21世纪初,劳力士创立了品牌自家铸造厂。劳力士独出机杼,创建自家的先进铸造厂,确保劳力士腕表均以品质上乘的金合金制造。经验丰富的铸造工匠根据秘密配方精心铸成18ct黄金、18ct白色黄金或18ct永恒玫瑰金,造就品质出众且光泽动人的贵金属。铸造工匠以灵巧的双手,不失毫厘地再现专利配方,为成品合金赋予出色品质。

高精陶瓷

劳力士精通陶瓷的应用,为其腕表配备由此高科技材质制成的Cerachrom陶瓷外圈或字圈。品牌经过内部研究,创立劳力士独有的制作工序,此专业技术的研发成功于品牌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高科技陶瓷层面上,“技术型”陶瓷之基本定义是指在极高温下以矿物粉末制成的材质。这种材质主要用于航空业及医疗业,需掌握多项专业工艺流程方能制成。

劳力士孜孜不断地追求卓越品质,凭借工匠的专业技艺,对陶瓷进行自主研究,从掌握陶瓷制作与生产工序开始,逐步研发出新颖独特的颜色。

表盘制作

劳力士内部掌握了多种高水准物理学及化学工艺,同时发挥敏锐的判断力,创造出缤纷多样的色彩及纹理,巧妙点缀表盘。

精妙的表盘制造工艺需掌握多种领先的表面物理学及化学知识,巧妙运用色彩缤纷的漆料,同时发挥创意巧思。尽管如此,劳力士表盘的颜色最终还是靠裸眼评估。

调制表盘颜色时,劳力士融汇了古老工艺与21世纪前沿科技:从经典珐琅上釉、上漆到电镀,乃至先进的薄膜技术,利用等离子体炬或电子束为表盘镀层。此类别出心裁的工艺赋予表盘缤纷色彩:黄铜表盘是多数腕表的基础部件,处理工艺越复杂,其饰面效果就越精美。

打磨抛光

抛光工序尤其能突显劳力士腕表的精湛工艺,令金属表面泛出美妙动人的光泽。自动抛光技术虽已问世,但仍主要依靠手工打磨,技术高超的工匠以灵巧双手精准打磨腕表,姿态娴熟,循序渐进。劳力士热衷于细腻的工艺,因此即使是部分表壳内部等隐而不见的表面部位,亦会倾注同样的工艺细心打磨。

抛光工匠(现称termineur,即饰面工匠)需投入数年时间,方能达到纯熟而可靠的工艺水平。三年学徒期间,他们必须悉心研习这门手艺,钻研劳力士采用的打磨原理、工具、材质、技术及流程,并掌握实践操作能力。及后还需在岗位上继续磨练约五年,掌握抛光工艺的各方面,培养扎实的功底,以便能够自信从容、迅速而均匀地打磨各类产品。

每个部件、每种形状及表面都需要采用独特的抛光方式。每种金属的属性各异,每次打磨都需要以同样灵巧的手法实施不同的打磨工艺。每款腕表及其部件的抛光方法及标准在生产规格中均有说明。

摩擦学

机械腕表配备大量活动部件,契合新兴前沿的摩擦学理念。摩擦学主要研究摩擦、磨损与润滑,以及活动表面之间的相互作用。现代精密腕表的运转离不开摩擦学家的专业知识,助力零部件以理想的状态旋转、滑动或抓握。

摩擦学是一门复杂的跨学科科学,融汇工程学、化学及制表的专业知识。无论是腕表机芯的精细活动部件,还是表壳、外圈、水晶镜面、表带及表扣,以及制造流程、机械加工、工具及润滑剂,都需要摩擦学专家仔细检验。如今,劳力士专门创建摩擦学专家团队,致力使腕表更可靠、精准及舒适,达到前所未有的水平。

摩擦学可应用于机械机芯,对腕表的精准度、耐用性及正常运转发挥重要作用;亦可应用于表壳及表带,提升腕表的舒适度、品质及美感。早在腕表的研发阶段,摩擦学专家便参与其中,影响材质选择及零部件设计。

宝石镶嵌

凭借对宝石学和宝石镶嵌两大学问的知识,劳力士能够为腕表点缀上钻石、蓝宝石及其他宝石。通过一系列的专业方法,每颗宝石均经严格的品质把控,确保镶嵌宝石表款光芒四射。

首先精心甄选珍稀宝石,然后将其交给宝石镶嵌师,他们的手法如制表师般精准,将宝石逐一镶嵌至腕表上。镶嵌工艺揉合不同层面的工序。首先,他们会与设计师共同决定宝石的布局和色调。

接着与负责腕表外部组件的工程师合作,研究宝石的后续镶嵌位置,并制作用于镶嵌宝石的黄金或铂金嵌托,将计算数值精确至微米。最后的抛光工序为细小的金属镶嵌组件增添光彩,突显宝石的璀璨光芒。在部分密镶钻石表盘上,这道工序会重复多达近3,000次。 

不凡品质

撞击或冲击、气温变化、磁场、长期佩戴、磨损、湿气──劳力士腕表必须能够长期抵御极为严苛的条件,并且丝毫无损其卓越性能。
品牌创始人汉斯・威尔斯多夫认为,每一只劳力士腕表都必须精准计时,其机芯必须得到最佳保护。今天,在首创表款诞生一百多年后,劳力士依然秉持此理念,并将其贯彻于劳力士每款腕表的研发与制造之中。

劳力士腕表的卓越品质源自严格的制表方法。从新表款的设计到每个成品表款的独立测试,每一步都竭力确保符合劳力士的卓越标准。就腕表测试方法与程序而言,劳力士始终处于领先地位,努力确保品牌时计精准、可靠且坚固。劳力士独创超卓天文台精密时计(Superlative Chronometer)认证,腕表组装完毕后,继而在劳力士实验室中按照品牌专有标准进行一系列最终测试。在此认证前,瑞士官方天文台(Swiss Chronometer Testing Institute)均已对机芯进行评估。

为确保劳力士腕表的可靠性能,需要采用多种制表技能。从设计之初到成品制造,材质、物理、机械及微技术专业的工程师、技术人员、机芯构造师、腕表原型师、统计学家以及钟表专家携手合作,根据各表款的不同功能为其开发理想的制造方案。

劳力士沿袭卓越传统,致力于将宝贵知识传承后世。为此,品牌分别在瑞士日内瓦和比尔以及宾夕法尼亚州利蒂茨创立了专属培训中心,前者专为提升瑞士工匠的技艺,后者专门培养技艺高超的美国表匠。劳力士由此培养出众多技艺娴熟的专业工匠,以确保品牌制表工艺得以薪火相传,生生不息。

团队合作展示

分享此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