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初,劳力士建造了先进的黄金铸厂。此举在制表界甚为罕见,但却可确保所有劳力士奢华腕表皆以优秀的贵金属制成。

品牌的18ct黄金、白色黄金和永恒玫瑰金合金,都是由经验丰富的铸造师按照保密配方铸制,铸造出精细非凡的作品,如今这些璀璨的贵金属,就如古代的黄金般珍贵。

铸造师身穿厚重的耐热保护服、长及手肘的厚手套,以及可反射熔金刺眼光芒的头盔和面罩,俯身于火焰环绕的坩埚。事实上,累赘的装束大大掩盖了铸造师的精湛技艺。当把珍贵的合金液慢慢倒进滤网时,力度、手艺和灵巧同样重要,形成的熔滴会落入一桶水中,然后迅速冷却,化成一颗颗细小的18ct金珠。

铸造师工作

此时金属已成形,但铸造师的工作尚未完成。他会确保这些原料在经过多重工序后,依然光亮如昔,从而缔造出非凡的劳力士腕表。劳力士的铸造师是生产流程中的第一环,此流程生产这些高贵金表的中层表壳、底盖、外圈和表带组件。

因24ct纯金太易变形,故不适合制成日常佩戴的腕表。为使其更加坚硬耐用,纯金必须混合其他金属,铸造成18ct金。这种由750‰(千分比)纯金组成的高贵合金,表匠均视若珍宝。通过加入特定比例的银、铜、铂或钯,便可铸造出黄金、白色黄金或粉红金等不同种类的18ct金。

金合金的质量和特性,会视乎合金熔铸工序的严谨程度而有所不同。故此,在21世纪初劳力士决定设立专属的铸造厂,掌握每个生产细节,并确保所有腕表皆以最优质的金合金制成。

保存原材料品质

精密金属

铸造厂的工作台上放置着闪亮的纯黄金珠、灰白色银条、粉红色铜坯,还有用作制成所需合金的铂或钯,这些准备作混合之用的金属均贴上标签,而且包装妥当。

铸造师按照预定次序,小心翼翼地把各种精准至十分一克的金属倒进石墨坩埚中。所得的黄金、白色黄金或永恒玫瑰金各具不同的质量和细致度(纯金含量百分比),取决于铸造师的灵巧手艺和控制金属比例的严谨态度。

首次在坩埚融合时,金属温度达摄氏1,150度或以上,形成白炽的液体。当坩埚溶液穿过滤网时,铸造师会以喷火枪喷出火焰燃烧流动的金属,以免受到周围的氧气所影响而产生氧化。

金属混合

满意的笑容

当熔滴落入水中,便会立刻冷却,蒸汽亦会凝固起来,从而形成一颗颗小珠,18ct金继而诞生。当铸造师揭开面罩,我们不难注意到他的脸上挂着一丝微笑,显然他对首个铸制工序十分满意。然而,这只是漫长过程的开端。

粉红金珠

待圆珠变干,经验丰富的铸造师会逐一检查圆珠的潜在缺陷。部分会成为样品,以验证其成分和细致度,其余的则保存起来,直至获批进行第二次熔融工序──连铸。

与首次熔融工序相较,此机器加工过程不甚特别,但却同样重要。在铸造师的控制下,一颗颗金珠会置于连铸机的熔炉内。熔化后再经水冷管芯加以凝固,制作成所需形状:用于中层表壳和底盖的会制成平板,用于表带链节的会制成条状,用于外圈的则制成棒形。

材质检验

时刻保持警惕

虽然长达两小时的连铸过程由机器进行,但铸造师的技术和知识依然相当重要。他确保金质在正确速率下凝固,这是制作合适金属结构的必要条件。他亦会观察模具是否准确对齐,笔直的铸制有助于随后的成形工序。机床、熔金池和冷却水都必须维持在特定温度,以保证实心金的最终质量。在操作中犯下一个错误,足以毁掉整个18ct金铸造过程。 检查时,铸件仍然灼热,之后会送去作质量分析。然后由金属成形工坊以同样完美和谨慎的手法,把新铸的18ct金塑造成形。

金固化

此时,铸造师的专业任务正式告一段落。他巧妙融合古代哲学和占星术的四个基本元素──火、气、水,以及土元素中其中一种珍贵金属:金。

分享此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