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力士腕表的丰富表盘色调,是高阶物理、精确判断及纯化学结合的成果,每个部分都由厂房研制,绝不假手于人。

在日内瓦劳力士实验室中,卡片形的金属板与淡淡彩漆,与灰白色的环境形成鲜明对比,工作人员不断推翻最初的试验成果,为各种各样的表盘带来全新的色调选择。

虽然技术人员大多以抹刀和漆管作为寻找新色调的起点,但这些色板始终流于表面,未达严格技术和科学的标准。事实上,此过程讲求先进的表面物理和化学,还要擅长用色,并且融合创意和日新月的科技,而最终甚么颜色能够用于劳力士表盘之上,还是需要肉眼的判断。

调制表盘颜色时,劳力士融汇了古老工艺与21世纪前沿科技:从经典珐琅上釉、上漆到电镀,乃至先进的薄膜技术,利用等离子体炬或电子束为表盘镀层。此类别出心裁的工艺赋予表盘缤纷色彩:黄铜表盘是多数腕表的基础部件,处理工艺越复杂,其饰面效果就越精美。

制表工艺 抹刀和色调

漆面技术提供多种不透明的颜色选择,主要是用于黑色和白色表盘。电镀技术则根据真实金属制作出金属色泽,至于更为复杂的PVD(Physical Vapour Deposition,物理气相沉积法)以极薄分子层覆盖圆盘,营造奢华色彩,并加深视觉效果。最后清漆和表面处理如喷珠处理,可在对象表面带来光泽、哑光和其他修饰效果,并巧妙改变同一色调的表面质感和外观。

制表工艺 蓝色表盘

变化无穷

正因如此,劳力士在技术上能够生产出近乎无限色调,更可配合设计复杂或缀以图案的珍珠母、陨石或再结晶黄金表盘。经验丰富的化学家或物理学家往往知道应循甚么途径探索设计师所需的特定色调,然而整个实验室研究和试验过程需时至少三个月。

在某些罕见情况下,这些颜色炼金术师更要花数年,才能准确达致特定的设计要求。一些颜色亦随着潮流和品味而改变。在1980至1990年代,经典劳力士香槟色表盘的色调曾经数次改动,增添温暖柔和的粉红色调,然后再加以修饰层次。劳力士另一独特颜色冰蓝色也在过去多年屡作修改。这些色彩魔术师面对的其中一项重大挑战,莫过于实现设计部门的最初要求,因为上述三种基本表盘颜色制作方法,足以产生无穷无尽的色调。而在科学过程中,随着研究人员探索最新PVD技术的所有可能性,他们亦会建议新色调。他们作出评估时,更会考虑到在腕表的蓝水晶镜面下,表盘颜色于不同佩戴者手腕上的差异。

制表工艺 星期日志型表盘

不透明漆面

有色不透明漆面几乎能够产生无限色调、强度及光滑度。虽然基本颜色来自Pantone的标准色板,但劳力士亦会仔细记录其自家制作的色调,使之能够在往后精确地调配出同一颜色。漆面技术至今仍是打造纯白色表盘的唯一方式,且广泛应用于黑色设计中,潜航者型的表盘便是其中经典例子。

制表工艺 表盘 孔雀石

电镀

电镀曾是欧洲19世纪上半叶最珍贵的涂层种类,用作打造银器和镀金。在制表领域中,电镀是在同一金属上达致纯金属色调的主要方法,譬如是银灰、铑或钌。镀银主要用作阳光放射饰纹的底层,再在预制表盘上加入其他颜色。有时候,香槟色等色调需以六种以上的金属进行电镀,为这项技术增添难度。

色泽和色调会因应多个可变因素而产生变化,例如是所选的金属、电镀容器的温度、表盘的浸渍时间、电解过程中的电流强度,或是以上各项的结合。这些因素使寻找确切色调的过程变得更为复杂,例如PVD,即使是应用科学的权威和眼光敏锐的专家,都会是一大挑战。

PVD(PHYSICAL VAPOUR DEPOSITION,物理气相沉积法)

PVD直接取材自美国航空航天局署为太空计划研发的薄膜技术。借着此极为灵活的技术,只需将金属混合绝大部分的无机物料,其表面便可添加较深色调。 这带来无限可能,亦将电镀范围加以扩大,营造出多个高贵色调。

制表工艺 PVD

劳力士用于表盘涂层的技术,采用了蒸气氧化薄膜和少于1微米厚的金属,整个过程大多在精密的真空室中进行,其内部压力等同于地球表面约150公里外的太空环境。我们从不同角度望向PVD表盘,可捕捉到不同的折射和色调,更能看到其深邃强烈的光泽。

制表工艺 PVD ​​表盘创作

品牌采用的两种技术尤其突出,一是运用电子枪蒸发原材料的热蒸法,二是由等离子焰炬产生等离子的磁控溅射。PVD涂层的粘性非常高而且相当坚硬,几乎可将原子层一层一层的精确地控制。不过,此过程对尘埃极为敏感,所有PVD着色操作都必须在无尘室内进行。而拥有如此精密技术和工艺的劳力士,在制表界可说是例外。

制表工艺 热蒸发

珐琅

珐琅是最受注目和经典的彩色修饰,其根源可追溯至13世纪。在劳力士,珐琅用以制作钟点标记,搭配由金打造的华贵镶钻珠宝表。

制表工艺 珐琅

珐琅工匠运用二氧化硅矿物、有色金属氧化物,以及用杵和研钵研磨的细小粉末,以人手制作出鲜艳强烈的色彩,当表面在摄氏800-950度的窑中上釉后,便会形成闪烁透明的效果。这个过程漫长而精细,为达致更理想效果,有时更要耐心地逐层制作。由于此技术需要精确无比,因此劳力士珐琅工匠每年的珐琅表盘产量很少。这些表盘亦为品牌最美伦美奂的珠宝腕表生色不少。

制表工艺 表盘 珐琅

修饰

最终表面处理会大大改变表盘的外观和质感。简单的黑色表盘经哑光处理后可呈现出富运动感的造型,光面处理则令黑色表盘更显精致优雅。各种颜色均在三种标准灯光下进行检验,包括商店橱窗照明、室外自然光和室内光线。

制表工艺 表盘 修饰

尽管在创作过程中运用了先进科技,但最终新表盘色调的判断和审批工作,还是交由人手决定。

劳力士识别出数千种颜色,即使测量光线的光谱仪也不能如肉眼般,逐一细致分辨每种颜色的深浅和色调,在美学层面上更是完全比不上双眼的判断力。

分享此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