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光是劳力士腕表得以绽放光彩的关键工序,为金属表面带来均勻光泽和平滑触感。 

尽管自动化技术相继出现,但这个过程仍然讲求娴熟技艺,需要巧妙融合精准的计算、井然有序的步骤以至个人的艺术演绎。

全神贯注,目不转睛。工匠的姿势标准,抓紧中层表壳的手稳而有力。当运用车床的旋转磨光轮打磨蚝式表壳时,双手的平稳和力度缺一不可。表壳滑动或转换不同位置期间,工匠的手势必须迅速、利落、准确,但又不失精妙。在磨光修饰最后阶段的短短数秒钟内,原来暗淡无光的哑面瞬间绽放匀称光彩,为作品带来无比亮泽。磨光师的工艺宛如一场以双手和上身表演的芭蕾舞蹈,经过精心排演,立体多面,集灵敏、力量和动感于一身。
这更是一场壮观的表演。有时候,20至30个中层表壳会装嵌于坚固木架上,让磨光师可同一时间为每个组件磨光。此技术需要相当力度,而磨光的各个要素亦力臻至善:准备、掌控、施压、运速及润滑工序无一例外。

制表工艺 金钢磨光

多年专注

磨光师,现称最终修饰者,能达至如此熟练的境界,绝对是多年累积的成果。磨光学徒在三年训练内,需要全面学习劳力士的工艺原则、工具、物料、精湛技术及过程,以至相关的应用技能。紧接着的五年工作实战中,磨光师会掌握磨光的不同技术、所需速度及一致性,并逐步对自己的精湛技艺建立自信。届时,大多数磨光师都会自然流露出对这门手艺的真挚情感,与手艺连成一体。

磨光工具

即使是拥有27年丰富经验的部门专家,还是会对每名工作中的磨光师投以钦佩目光,不论是新学徒抑或是与他一样的老手。他解释:“灵巧手艺及对材质的掌握,是在学校或工作坊均无法教授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步伐,而我还在努力学习中。”

技术程序

必要触感

打磨时间过长,即使只是数秒,或是压力过大,都会令磨光轮和研磨剂去除过多金属,毁了整个表壳的形状。力度过轻、微小刮痕、坑纹或凹痕也可能会破坏表面,尽管肉眼未必可见,但熟练的磨光师只要一瞥或用指尖一碰,便可轻易察觉。各个组件、形状及表面均需以独特方式处理。每种金属的确各具特性,情况或有不同,然而具备灵敏触感的要求却始终不变。

金相对柔软,易于磨光,但稍一不慎,18ct金组件便会迅速变形;铂金虽可轧压,但过多压力或摩擦力会轻易使其留下刻痕或凹痕;至于劳力士采用的蚝式钢则难于处理,需要更多时间和力度方能达到均匀光泽。富经验的磨光师需要一至三个月的时间适应新金属。如今,部分磨光师更乐于接受挑战,不仅令珍贵的18ct黄金变得瑰丽亮泽,更尝试在坚固的不锈钢上营造磨砂效果。

制表工艺 必要触感

磨光技术

过去二十五年间,腕表磨光师的工作发生了巨大转变。以往,磨光技术的传承主要依赖老工匠传授实际经验。然而,劳力士于多年间不断巩固严格技术基础,逐步揭开这个专业领域的神秘面纱。

磨光技术

现在,每只腕表及组件的生产规格均列明磨光方法和标准,从车床和器具物料类型,以至特定修饰效果的技术与基本处理皆涵盖其中。磨轮、砂带、软盘和磨光剂等器具用料,在选用前均经实验室研究和测试,以配合各种金属或表面修饰。

随着科技进步,自动化设备会辅助人手工序,有效地将磨光过程一分为二:一是主要由数控机床进行表面准备,另一则是手工表面修饰。两个阶段的磨光工序层层递进,直至外观最终呈现所需磨光或磨砂的光泽。此时,工匠独到的手感和眼光均无可取代。

磨光技术

机床准备

在刚完成加工的表壳及表带组件进行自动化表面处理期间,技艺娴熟的磨光师总会用肉眼检查各个零件。工作间内,由电脑操控的机械臂会模拟人手处理磨光的过程。机器从架上提取一排链节,自动切换至一连串的精确位置,在磨光轮上打磨。在这七分钟的工序中,逐步去除原始加工金属的脊位、刮痕和凹痕,  仅十余微米的表面金属会被除去,留下轻微哑光面,为下一步的修饰作准备。此时硬钢零件会额外进行两分钟的自动预磨处理,有助避免繁重和重复的人手工序。

制表工艺 机床准备

这些机器操作准备步骤大多使用切削油,以减少摩擦产生的热力,从而避免影响贵金属材质。磨轮和砂带质地粗糙,由陶瓷、刚玉、碳化硅、金刚石等颗粒物料制成,有时也会有红宝石成分。

精细磨光

镜面抛光与磨砂修饰

表面修饰一般由人手在装有软盘的磨光车床内完成。最新增设的粉红色砂轮以聚合物制成,构造与厨房擦洗垫相近,用于磨砂修饰。至于其他器具则采用不少天然物料,如编织剑麻、压缩羊毛、法兰绒或各种不同密度的棉层,并配以磨料精细的磨光剂。有了机械的协助,余下的工序便得靠磨光师的技巧和造诣。

在最后增亮阶段,磨光师会令镜面磨光部分的触感变得光滑细腻,并确保从表壳或表带除去的材质不超过二至五微米。

表壳初步磨光

两个阶段的磨砂修饰均需运用特定技术,一般根据刷痕的深度和宽度刷涂出表面纹理。在显微镜下,劳力士腕表的刷痕完全平行,距离一致。肉眼观看则展现出柔和匀称的磨砂光泽。在表带上糅合磨光和磨砂修饰,讲求灵巧手艺,遮蔽胶带则有助保护修饰表面。

事实上,磨光不仅影响表面修饰,更可改变表带的形状。完成链节的初始准备后,便会组装表带并施以磨光处理,令侧翼轮廓变得均匀。磨光师亦可去除由每个独立外部链节形成的斜边,使表带线条更加优美,并与表壳和带扣巧妙连接。

磨砂修饰

劳力士悉心制作每件杰作,除了可见的磨光位置,即若是表壳内部等表面看不见的地方,品牌亦以相同的心思和技术,为腕表精细磨光。

分享此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