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锋引领的时代

汉斯・威尔斯多夫坚信,实地测试是检验腕表的重要一环。1927年,梅赛迪丝・吉莉丝(Mercedes Gleitze)横渡英吉利海峡,同时对腕表进行了一场防水性能测试,验证了蚝式腕表优秀的防水能力。而空中测试则由英国机长查尔斯・道格拉斯・巴纳德(Charles Douglas Barnard)完成,他曾对劳力士褒奖有加:“这款劳力士腕表性能超卓,特别适用于飞行。在我日后所有长途飞行,我都打算佩戴这腕表。”

巴纳德曾创下多项长途飞行纪录,尤其是在1930年,他从英格兰飞往南非开普敦时创下了100小时飞行14,484公里(9,000英里)的卓越纪录。

1933年,人类首次飞越珠穆朗玛峰,这同样是一场检验蚝式腕表空中表现的极端测试。“休斯顿远征”(Houston Expedition)创造历史,远征队员成为人类历史上首批亲眼目睹并拍摄世界屋脊空中壮景的飞行员。

本次探险共选择了两架韦斯特兰・华莱士(Westland Wallace)双翼飞机。克莱兹代尔勋爵(Lord Clydesdale)驾驶战机并主导远征行动,斯图尔特・布莱克(Stewart Blacker)中校全程陪同。后者是探险队的组织者之一,当时佩戴着劳力士年七前发布的蚝式腕表。

飞机曾两度抵达珠穆朗玛峰顶上空。首次飞行完成于1933年4月3日,途中遭逢恶劣险境,全程惊心动魄。飞行高度超过9,000米(29,528英尺),飞行员必须面对零下40摄氏度(零下40华氏度)的极端环境,在稀薄空气中奋力掌控机身状态。

由于云雾缭绕,首次飞行无法拍摄清晰照片。但4月19日的第二次远征晴空万里,布莱克成功拍下峰顶壮景,宣告探险行动圆满成功。布莱克在致信劳力士时写道:“很难想象竟有腕表能够承受如此极端的自然环境。”

远征队员凯旋英格兰时获得了英雄般的欢迎。1933年4月19日拍摄的珠峰照片因其战略意义暂不对外披露,并由英国皇家地理学会(Royal Geographical Society)珍存于档案馆,直至1951年才公之于众。两年后,这些照片为艾德蒙・希拉里爵士(Sir Edmund Hillary)与丹增・诺吉(Tenzing Norgay)首次征服珠峰的人类豪举提供了战略性指导。

屡创纪录的岁月

1930年代是航空史上的光辉岁月,硕果硕果累累。英国飞行员从英格兰飞往英联邦各地,屡创航速纪录,竞飞冠军中不乏佩戴蚝式腕表之人。

1934年,欧文・卡斯卡特-琼斯(Owen Cathcart-Jones)肯・沃勒(Ken Waller)驾驶双引擎哈维兰彗星型飞机(De Havilland Comet)在历时五天的航行中战胜艰难险阻,成功飞抵墨尔本。由于二人在比赛中遗憾地名列第四,两位飞行员当即决定返航,从而创下了一项新的历史纪录:13天内飞行37,000公里(23,000英里)。卡斯卡特-琼斯与沃勒扭转颓势,展现了令人震撼的出众耐力,为开展长途商务飞行提供可能性。

回到英格兰后,卡斯卡特-琼斯回忆道:“比赛开始前,(我的腕表)在米尔登霍尔(Mildenhall)完成同步校准,飞离英格兰后便未经任何调校。返程落地后,我发现尽管历经极端天气变化,我的劳力士腕表依然精准显示格林尼治时间。”

部分此年代最优秀的英国飞机师成就非凡,创下不少纪录。 亚瑟・克鲁斯顿(Arthur Clouston)安东尼・里基茨(Anthony Rickett)在英格兰及新西兰之间来回45,000公里(28,000英里),打破了11项纪录。

黄金时代

格林尼治型亮相于1955年,适逢商务飞行的黄金时代。社会对时间与旅行的认识日新月异,跨大西洋航线的开辟令旅客无需转机,便可直抵大洋彼岸。格林尼治型专为航空飞行员设计,同时赢得飞行员与环球旅行人士的青睐,迅速成为热门表款。

推出四年后,格林尼治型再度上演时计奇迹,成为首只搭乘美国泛美(Pan Am)航班从纽约直飞莫斯科的腕表,成功续写人类与时计的传世佳话。

剑指星河

1951年,斯科特・克罗斯菲尔德(Scott Crossfield)加盟X-15计划成为首位打破2马赫的试飞员。这项宏图计划始于1956年,旨在研发新一代高性能引擎,为日后首艘航天火箭推进器的诞生奠定发展道路。测试期间,克罗斯菲尔德共完成14次试飞。1962年10月,他致信劳力士时表示,他的腕表在零下54摄氏度(零下65华氏度)到75摄氏度(170华氏度)的巨大温差中表现卓越,并承受住了高压舱内76,000米(249,000英尺)模拟高度及28,000米(92,000英尺)真实飞行高度的严酷考验。

这项研究计划的一位试飞员还被当时的评论员盛赞为有史以来飞行速度最快的男人。1967年10月3日,美国空军中校兼工程师威廉・J.・奈特(William J. Knight)驾驶以火箭推动的X-15型飞机,创下了迄今为止最高的时速纪录:每小时7,274公里(4,520英里),相当于6.7马赫。奈特腕际上佩戴的杰作正是格林尼治型。

追求长远,更臻持久

自航空事业诞生以来,人类矢志追求更高、更快,不断突破天际。但在一些有志之士看来,追求长远与持久同样可嘉可赞,希拉・斯科特(Sheila Scott)便是这一理念的代表人物。1966年,她成为首个独自驾驶单引擎飞机完成环球飞行的英国女性。她驾驶着这班小型飞机返程时,共计飞行50,000公里(31,000英里),历时33天,飞行时间总计189小时。当时,斯科特佩戴的腕表正是格林尼治型。此外,她还缔造了百多项单人长途飞行记录,并在伦敦往返开普敦的直飞挑战中,创下了当时直飞时长最久的历史记录。

如今,传承航空航天的冒险精神已然成为崭新挑战。劳力士腕表将继续陪伴探险先锋,竭力推动梦想恒动不息。

分享此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