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力士歷史

與具開拓精神的品牌創辦人漢斯‧威爾斯多夫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先驅腕錶

1953年

50年代初,勞力士憑著對精密時計精準度與防水功能的充份掌握,研發了一系列不止於純計時功能的專業腕錶。這些腕錶均為全新的專業活動而設,當中包括深海潛水、航空、攀山以及科學探索等用途。

珠穆朗瑪峰

1953年

1953年,約翰・亨特爵士(Sir John Hunt)、埃德蒙・希拉里
(Sir Edmund Hillary)和丹增・諾吉(Tenzing Norgay)
各佩戴了勞力士Oyster Perpetual 腕錶,首次成功登上珠穆
朗瑪峰之巔。

Explorer腕錶

1953年

Explorer腕錶

人類探險的輝煌成就為Oyster Perpetual Explorer腕錶的誕生提供了靈感。自 1953 年問世以來,它一躍成為具有標誌意義的經典腕錶。

Submariner 腕錶

1953年

Submariner誕生於1953年,是首款能防水深達100米(330英尺)的潛水員腕錶。其旋轉外圈方便潛水員讀取下潛時間。

海陸良伴

海陸良伴

我們研發的Submariner能於660英尺的海底下如常運作﹐腕錶各方面的性能皆表現出色。

首批洲際航班

1953年

隨著上世紀五十年代噴氣機時代的來臨,國際航線迅速發展,使得飛機要短時間內穿越若干個時區,飛行員需要同時知道地球上不同地點的時間 。

GMT-Master腕錶

1955年

GMT-Master II專為滿足飛行員的這一需求而設計。一經問世就成為
若干航空公司,包括著名的泛美航空公司(Pan Am)的指定腕錶。
其矚目特色為雙色調外圈,用而顯示晝夜時間。

Day-Date腕錶

1956年

1956年問世的Oyster Perpetual Day-Date腕錶實現了一項顯赫的創新:它備有18ct金或鉑金款式,是世界上第一款在錶面上既有日曆窗又能顯示有全寫星期的腕錶,這在當時是一個偉大的技術成就。作為尊貴腕錶的典範,Day-Date只使用貴金屬鑄造,一經問世就受到重要人士的青睞。

領導地位

領導地位

1956年

勞力士腕錶一直與引領世界的重要人士有著密切關係。縱觀這許多傑出的人士,不論其高瞻遠矚和卓越成就,然而都有著一個共通點——他們都佩戴了Day-Date腕錶。

歐洲粒子物理研究中心
(CERN)

1956年

歐洲粒子物理研究中心(CERN)是世界一流的粒子物理實驗所,進行最先進的科學研究以探索宇宙的奧秘。它更設有全球最高能量的粒子加速器。於1950年代,CERN也是率先證實Milgauss腕錶能足以抵禦達1,000高斯(Gauss)磁量密度的研究所之一。

Oyster Perpetual Milgauss腕錶

1956年

Lady-Datejust腕錶

1957年

Lady-Datejust 是勞力士首款日曆型女裝精密時計 ,它將腕錶的
高雅氣質與獨特功能濃縮在一個小巧玲瓏的錶殼裡,更適合女性
纖細的手腕。

Deep Sea Special腕錶

1960年

1950年代,勞力士為Deep Sea Special實驗型腕錶進行嚴謹及詳盡的
測試。憑藉製造首兩款潛水腕錶的知識和經驗,第三代的Deep Sea
Special腕錶能夠抵禦極端嚴酷的環境,包括下潛至馬里亞納海溝
(Mariana Trench)的「挑戰者深度」(the Challenger Deep)
海域。

深海潛航

1960年

勞力士腕錶歷史﹕1953 - 1967年
早於1950年代,勞力士便推出供專業人士使用的腕錶。於其官方網站探索勞力士腕錶的歷史。

迪通拿海灘

1960年

Cosmograph Daytona腕錶

1963年

於1963年推出的新世代計時腕錶Cosmograph Daytona,其命名
源於一個經典的地標 ──「迪通拿」(Daytona)。Cosmograph
Daytona腕錶堅固且防水,並其外圈更配備用以計算平均速度的
計速刻度外圈。

法國潛水公司COMEX

法國潛水公司COMEX

1963年

勞力士一直與法國潛水公司COMEX保持密切合作。COMEX的
潛水員們在深海執行任務時就佩戴勞力士Sea-Dweller腕錶。
公司在亨利・吉爾曼・德勞茲( Henri Germain Delauze)
的領導下,曾是深海潛水領域的先行者,如今是世界公認的
水下工程和高壓技術的標誌性企業。

勞力士與COMEX進行著一如既往的緊密合作。總部位於馬賽的COMEX專為測試Rolex Deepsea腕錶而開發了一個高壓測試箱。

閱讀更多
SEA-DWELLER腕錶

SEA-DWELLER腕錶

1967年

Oyster Perpetual Sea-Dweller腕錶於1967年面世,防水深度達610米。為達到專業深海潛水員的需求,錶殼配備了排氦閥門,讓氣體混合物的氦氣能在高壓艙的長期減壓過程中釋放出來,以免損毀腕錶。